jc2i6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二百四十七章 水溫剛剛好相伴-yjpxj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血池翻起腾腾热浪,如同五口煮沸的大锅,飘荡红芒映染当空,照亮这片大到略显夸张的空间。
如果说外面道场所在的空间是一处被掏空的山体,眼前这片空间就是露天足球场,带观众席的那种。
且周边的确有观众席,一个个身着枯草军服的阴兵沉默跪坐,廖文杰一眼扫过,数量足有上千。
近五十年蛰伏、九十九个八字属阴的替死鬼、五个望之不祥的血池、上千阴兵守卫……
让廖文杰不禁好奇起来,田中大佐转世成的魔胎究竟有什么能耐,竟然需要这么大阵仗,总不能一出生就强到逆天吧。
思索片刻,资料太少,想不出所以然。
廖文杰盘膝坐地,双手合十将【净天地神咒】的小册子拍在掌心之中,想不出来没关系,只要他把所有人都干掉,那就不用费脑筋去思考了。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粉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念力加持之下,肃穆庄重之声传遍整个空间。
在第一个字响起的瞬间,上千阴兵身上便飘扬起森森黑雾,这群慢了半拍的阴兵在尖叫中惊醒,从四面八方蜂拥而下,裹挟滚滚黑烟朝廖文杰直扑而下。
“灵宝符命,普告九天……”
廖文杰盘膝闭目,不急不慢念着净天地神咒,随着一字字念下,他的声音越发洪亮,犹如万钧雷霆震动,声威足以穿云裂石。
一点点音波颤动的涟漪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蔓延扩散,上千阴兵尚未靠近便割麦子般一茬茬倒下,凄厉哀嚎溃散成黑雾。
“魔王束手,侍卫我轩……”
声如疾风雷霆滚滚而下,黑雾湮灭于无,血池疯狂滚沸,炸开一道道血光,中央位置的白骨高塔噼啪炸裂缝隙,轰隆坍塌成腐朽的骨渣。
骨塔坍塌的前一秒,绿色影子从高处跳下,双手紧握武士刀重劈,直斩廖文杰头顶天灵。
田中大佐。
之前两个自称田中的全是假货,这个才是本人,和鬼巢中所有阴兵都不一样,他恶魂附着生前肉体,手中锋利长刀也是实物。
刀锋吐露锋芒,隐有剑气呼啸破空。
“凶秽消散,道炁常存……”
净天地神咒的小册子光芒闪过,一道弧光护在廖文杰身前,田中见状大喝一声,倾尽全身之力,重劈压下长刀。
长刀劈砍淡蓝光幕,荡开一圈蓝色水幕,任凭长刀锋芒凌厉,却始终无法将其破开。
“急急如律令!”
假如你也爱过我 北冥小墨
最后一字吐出,廖文杰猛地睁开眼睛,对上田中狰狞凶戾的双目。
下一秒,光弧化作半球膨胀扩散,田中首当其冲,恶魂遭遇光芒冲击,瞬间被剥离体外,尖啸着化作黑雾溃散。
阴气涤荡,整个空间为之一静,只剩下血池还在汩汩沸腾。
刀锋嘶嘶沙化,蔓延至田中手臂躯干,不过两个呼吸的功夫,一捧飞灰随风而散,飘零至难以搜集。
“说了顶楼风大,非不相信,记得下次再死的时候,千万别爬这么高……哦,你没法下次一定了。”
廖文杰收好净天地神咒,起身看向五个巨大血池。
浊气翻滚,热浪腾腾,明明是沸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寒意,寒暑同体,望之诡异无比。
更诡异的是,他居然有种跃跃欲试,想进去泡个澡的想法。
“怪了,我已经戴上了黑山面具,怎么还会有这种邪门的想法……”廖文杰自言自语一声,抬手摸出红罗伞,将其放大至正常尺寸。
锵!!
剑鸣颤动,胜邪剑直冲而出,一头扎进了血池之中。
刹那之间,滟潋水波冲起血色光芒,连站在血池旁边的廖文杰也被染成了红色。
某御坂妹的综漫之旅
他眼中红芒绽放,血色念力疯狂运行,只欲跟着胜邪剑一同浸泡在血水之中。
顺着心头的渴望,以及刻入骨子里的谨慎,廖文杰小心翼翼蹲在血池边上,一根手指伸出,在血池中搅了搅。
不是试试水温,而是怕血水不干不净,万一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掺在里面,他这身白雪干净且香喷喷的肉体岂不是要遭了秧。
一试之下,廖文杰顿时察觉到了有问题,血色念力汇聚指尖,抽取血池中的邪异能量,一个周天走过,同化这股能量壮大自身。
“怎么这玩意什么都吃?”
廖文杰诧异一声,血色念力掠夺过天残的真气,可以理解,本质上都是精气神所化,只是叫法不同,可血池中的能量……
就因为功法的名字叫血海魔罗手抄经,所以才能吸收?
真要是这样,那他就懂了。
逆熵論 堅冰覆霜
天材地宝,对血色念力是补药!
“之前就觉得这五个大池子和贫道有缘,果真不假,一定是我平时多做好事,吉人自有天相,今天机缘主动送上了门。”廖文杰解开衣服,将红罗伞放大至遮阳伞大小,砰一声立在脚边,一步跨入血池之中。
“嘶嘶嘶~~~啊!”
水温刚刚好,也就看着烫人,廖文杰暗道一声痛快,埋头扎下,全身浸泡水中。
片刻后,他探出脑袋换气,游至岸边,一手撑着血池边沿,就这么靠在红罗伞下方泡澡。
体内血色念力运转速度奇快,他眼中的血色浓郁到快要化作液体滴出,极有可能流个泪都是红色的。
浸泡了约有十分钟,廖文杰晕乎乎打了个冷颤,陡然发现血池颜色变淡,逐渐朝清水转化,且水温下降,没了之前的热意。
边上还有四个大池子,他懒得动弹,抬手在水中一摸,招来红芒缠绕的胜邪剑。
“剑化万千,风火神兵如律令!”
轰!轰!轰!
血光在水下急速射出,连续几声轰鸣,将五个血池打通,胜邪剑缓缓沉入水底,廖文杰亦闭上眼睛,感慨一声水温刚刚好。
……
一个半小时后,廖文杰从从清水池中起身,上衣擦干水渍,从红伞中摸出备用衣服换上。
胜邪剑冲出水池,化作伞柄归鞘,他望着四面欲要崩塌的鬼巢,怀疑自己可能是错估了此地。
鬼巢的确是鬼巢,但那是后来才建立的,原本这处地方,是依附五个血池才存在的独立空间。
就像是这方世界的阴间,只是地皮没那么宽阔。
和神仙女同居的坏小子 笑看雪舞
田中大佐在此地自杀,信心百倍立誓要杀了九十九个八字属阴的替死鬼,好让自己转世成为魔人,再报复在霓虹种蘑菇的美弟,一雪奇耻大辱。
廖文杰有理由相信,田中家族背后有高人指点,绝不是自己凭空捏造,脑补出了转世成魔的方法。
是何人指点,答案一目了然,阴阳师亲口承认,他们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埋劍英雄傳
既然这个组织能为田中家族支招,还详细布置了五十年大计,表明他们绝非第一次见过血池,且极有可能,已经制造出了别的魔人。
廖文杰对魔人兴趣不大,但他对这个组织抱有期待,准确来说,他想泡泡其他血池。
泡一次澡,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抵得上半年勤修苦练,这种好事说什么都不能放过。
只是一想到这个组织远在霓虹,跑过去等于深入敌营腹地,他又有些犹豫了起来。
“再等等,等我刷一波系统奖励,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届时……再考虑去还是不去的问题。”
咔嚓!
轰隆隆————
血池所在的空间崩裂缝隙,缓缓坍塌至虚无,廖文杰心有警示,检查一遍确认没有遗漏,挥手离开了原地。
三秒钟后,他伸手返回,抓了一把空气。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做人岂能言而无信!
……
廖文杰推开女卫房门,穿过走廊来到顶层大厅,望着地上两具尸体,沉吟片刻,打通了风叔的电话。
“阿杰,你……这个时间点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千万别说你现在人在东平洲。”电话对面,风叔的语气颇为慌乱,隐约之间,似是捂住了话筒,让什么人赶紧跑。
“风叔,情况是这样的,今天我……”
廖文杰没有多想,断定风叔正在卧室跑步,被抓了个正着才有些惊慌,将自己在霍氏中心斩鬼的经历说了一遍。
过程掐头去尾,主要是去尾,后半截深入鬼巢的事情没说,只称田中大佐附身董事长,他和两个厉鬼大战三百回合,最后将其降服,用净天地神咒净化了。
现在,两具尸体摆着,一个是董事长,另一个是疑似情人的兼职秘书。
虽说两人死了好几天,尸体都有些味道了,可董事长毕竟是个有钱人,他作为‘嫌疑犯’少不了一番调查和麻烦。
“原来是这种事,我还以为你大老远跑来看我了。没必要,咱俩又不熟,真要来的话,千万提前说一声,我好准备一下为你接风。”
风叔长长舒了口气,心情大好,让廖文杰不用担心,他们手里的执照不是摆设,查证确有其事的话,不会有麻烦上身。
他让廖文杰原地等待,联系自己在警署的接头人……
大半个小时过后,一队警员两腿打晃爬上顶层,靠着墙直喘粗气。
因为电梯故障损坏了一台,没人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所以全员爬楼,耽误了不少时间。
妃医天下 六月
廖文杰亮出警官证,对面登记了他的身份,核实无误便告知他可以离去。
但最近一个星期,不允许离开港岛境内,而且,要尽快提交一份报告,如实写明今晚的全部经过。
廖文杰:(눈_눈)Ⓦⓗⓐⓣ?
几个意思,现在降妖伏魔都要写报告了?
与时俱进吗?
虽然他也明白这是必要程序,对事不对人,可一想到要提交一份报告,顿时蔫巴巴没了脾气。
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吃了没经验的亏,下次不会了!
再有降妖伏魔,绝对不露脸,和他没有任何关系,都是那位路过的无名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