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vud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洞螟 ptt-第七百二十二節 向雲間與陳抱一推薦-9u9ln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才国,一处隐蔽的场所之内,有两人正坐在桌前商议着什么。
这两人的身份并不难猜,并且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在此地密会了。
恶魔总裁温柔点儿 慕西汀
当年,在才国尚未陷入动乱之前,他们二人也曾在此地商议过应对之策。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没错,这两人正是耀罗宗和明霞派的掌舵之人。
绝剑飞龙
身穿白袍之人乃是明霞派掌门陈抱一,而身穿黑衣饰以金色纹路的,正是耀罗宗宗主向云间。
一见面,向云间就略带歉意的开口说道: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着安排宗内事务。
是以,这密会之事也因此耽搁了两次。
若有怠慢,还请抱一兄多多见谅。”
陈抱一闻言,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
“无妨,我知向兄在为芳国之行做准备。
而这段时日,我明霞派同样为了此事忙的不可开交。
前番就算向兄你有时间,恐怕我也抽不出时间来此地密会。
也就是最近把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我这才得空前来此地。”
眼见陈抱一没有什么芥蒂,向云间不由得放下了心来。
才国四家顶尖势力,虽然因为心协镜而结盟。
但凡事皆有主次,真要说在此事当中占据主导地位的,那还要数耀罗宗和明霞派两家。
除了最先加入以外,两家在此事当中的投入,也不是八景宫和白龟窟可比的。
单只是在汲魂之地,建立一套以碎镜为基础的交易体系,就需要源源不断的大量投入。
不过,若真要在此事上让两家分个高下,耀罗宗还是要稍逊一筹的。
毕竟,资源易得可关键性的技术,却是必不可少的。
明霞派利用符箓掌握了汲魂之地,以及里镜的出入权限。
如果明霞派撂挑子不干,耀罗宗就算投入再多也只能傻眼。
是以,向云间说话才会这样的客气。
“一晃百年匆匆而过,上次芳国之行我至今依旧记忆犹新。
哎,时间不由人呐。”陈抱一略带感慨的说道。
向云间闻言,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羡慕,其人开口接道:
“天渊秘境百年开启一次,有人在秘境之内一无所获,甚至为此丢掉性命。
而有人则赚得是盆满钵满,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抱一兄在此前的秘境当中受益匪浅。
我不求其他,此次芳国之行能有抱一兄之前的运道,我就知足了。”
陈抱一和明霞派的崛起非常传奇,三百年前陈抱一名不见经传,明霞派也只是一介普通小势力。
这家势力弱小到,所修流派都没人去关注。
而短短不过几百年的时间,陈抱一突然蹿红。
其人另辟蹊径,以符箓之道硬是将明霞派扶上了,才国顶尖势力的宝座。
这在当年的修真界,一度被人引为美谈。
无数修士以陈抱一为榜样,想要让自家势力成为下一个明霞派。
然而,自那以后再无才国势力。
能够像明霞派一般,直接飞上枝头变凤凰。
如今,通过向云间的话语可知。
陈抱一和明霞派的崛起并非偶然,而是天渊秘境间接所产生的结果。
陈抱听出了向云间语气当中的艳羡,其人的脸色一暗,略带伤感的说道:
“众人皆以为我是受益者,可谁又记得。
那次天渊秘境之行,明霞派只有我一人活着走了出来。
我师父以及众多同门,最终都埋骨在了天渊秘境之内,这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我觉得与其将希望寄托在,危险重重的天渊秘境。
不如将精力放在心协镜上,才更加靠谱一些。”
向云天听完陈抱一的话,心中很不以为然。
在向云间看来,只要利益足够大,些许牺牲又算的了什么。
陈抱一嘴上说着无所谓,可每次天渊秘境都没见他们明霞派落下,典型的口不对心。
当然,这些都只是向云间的腹诽而已。
其人没有在此事上与陈抱一争辩,而是顺着对方的话头问道:
“说起心协镜,只不知还要多久,我们才能将那器灵给摆平呢。
这样慢慢去消耗,未免太慢了一些。”
听了向云间的话,陈抱一却笑道:
“我知向兄你心急,而我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除了此法你我可还有其他手段。”
向云间知道陈抱一说的乃是实情,只见他一拍桌子,有些气闷的说道:
“若是早知道八景宫的镜道,对攻略心协镜全无帮助的话。
当年就不该让他们加入进来,坐享其成实在可气。”
三界修仙传 香馨似梦
此话一出,陈抱一的心中就有些不乐意了。
毕竟,当初就是他力主,拉八景宫入伙的。
只见,陈抱一意有所指的对向云间笑道:
“八景宫虽然有些负累,但是他们也并非一点忙都没有帮上。
那不灭镜装不就是,八景宫捣鼓出来的么。
这东西虽然无助于攻略心协镜,但是总也让身处镜世界当中的弟子安全不少。
再者说了,我们就算不提前邀请八景宫加入,他们后面也能通过别的方式加入进来。”
向云间心知,陈抱一指的是白龟窟加入之事。
相比于明霞派牵头领进来的八景宫,耀罗宗领进来的白龟窟,似乎更像是吃白饭的。
虽然白龟窟的加入有些情非得已,但向云间一时还是有些语塞。
就在此地气氛略显尴尬的时候,一封符传恰好在此时飞来。
向云间为了缓解尴尬,一把接过符传,并直接将之展开。
然而,在看过符传内容之后。
向云间猛然之间站了起来,连身后的椅子被撞倒都没有注意。
眼见向云间如此失态,陈抱一心知可能有大事发生。
其人连忙开口问道:
“向兄,可是出了什么事?”
向云间闻言没有说话,他一脸铁青的将符传递到了陈抱一的面前。
陈抱一疑惑的接过符传看了起来,看完之后,其人忍不住惊叫道:
“怎么可能,镜世界怎么可能会消失!”
向云间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冷静了下来。
其人对陈抱一说道:
“此事事关重大,若非证据确凿,门中弟子也不敢向我汇报这样的消息。
况且,进入镜世界的非我耀罗宗一家,想来抱一兄也会收到消息的。”
果然,向云间话音刚落,又一封符传飞到了这里。
陈抱一接住符传打开一看,其中内容基本与向云间那封没有多大区别。
如此一来,几乎已经证实了镜世界消失的消息。
二人虽然还不知道,镜世界消失的具体原因。
但是,定然是作为核心的心协镜出了问题,才会导致这一结果的。
两人不敢怠慢,分别之后连忙赶回了各自的宗门。
向云间返回宗门之后,马上就收到了心协镜也一同失踪的消息。
得知此事之后,向云间只觉得天仿佛塌下来了一般。
心协镜如果没了,汲魂之地也定然维持不了多久。
介时,被困在汲魂之地当中的人,都会重新获得自由。
如此一来,耀罗宗他们这么些年在汲魂之地的作为,就会完全暴露出来。
暴露一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前提却是要将心协镜给握在手中。
如今,心协镜没捞到。
一旦暴露出此事,耀罗宗他们定然会在才国成为众矢之的。
而这一次,没有了心协镜这个共同的目标,四家势力也失去了合作的基石。
除此之外,历时百年的大规模投入,在此刻全部都打了水漂。
最重要的是向云间作为老牌圆觉境修士,他的年纪也是最大的。
寿元将近,使得向云间对于心协镜也是最为渴求的。
在其人看来,心协镜可能就是他进阶圣胎境的关键。
正因为渴求,向云间才会在汲魂之地投入如此之大。
而这也是之前,其人不满心协镜攻略进度缓慢的主要原因。
只是,之前向云间还能等得起。
毕竟,有实体魂魄大量补充魂力,也能勉强维持不断缩短的寿元。
而今心协镜突然消失,失去了救命稻草的向云间。
仿佛看到了耀罗宗和他自己,正向着不可知的深渊不断滑落。
一瞬间,向云间如同发了狂的雄狮一般大声咆哮道:
“快去给我找!
心协镜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谭天有符契在身也不可能背叛宗门,其人和其他四人应该是遇害了。
马上给我派人去查。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也要知道到底是谁做的。
一旦让我查到线索,不管是谁我都要他死!”
…………
仙府种田
就在向云间歇斯底里之时,师弋早就已经离开了才国。
别说师弋不知道向云间正在找自己,即便知道了,师弋也不会在意。
想要追查到师弋,那也是需要线索的。
师弋自问行事是比较小心的,有螟虫辅助师弋不可能留下血液之类的东西,以供敌人找到自己。
不仅是自己的,师弋在离开之时甚至把谭天等人的尸体和痕迹,一并带走抹除了。
更何况,镜世界作为事发地点,已经在心协镜离开后完全崩塌了。
所有线索基本上都被抹除了,耀罗宗等势力想要找到自己,哪里有这么容易。
有人或许会奇怪,当年赵家那效果其佳的丹韵,为何在大势力当中反而不见使用。
这并不是因为统御一国的大势力,连赵家这个落魄户都不如。
类似丹韵这样的手段,大势力也是能够做到的。
之所以不用,那是因为丹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当年,师弋拿丹韵没有办法,被赵家追的东躲西藏。
主要原因只在于,当时师弋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
冰山总裁:娇宠宝贝情人 北欧
丹韵之所以能够让五感强到极点的师弋,连中招的感觉都没有。
那是因为,丹韵根本就不是附在肉身之上的。
人死亡的一瞬间看起来很短,但这个时候往往会有记忆断片不断浮现,而这便是通常意义上的走马灯。
这个时候的识海,会进入异常活跃的状态。
不经意间就会造成,神识透体而出的现象。
由此引发的波动,很像是高阶修士所使用的神识冲击。
只不过,一般人的神识都不怎么强。
别说伤人了,他人连感觉都感觉不到。
而丹韵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以赵家子弟死之前的异种神识附着在敌人身上。
以此,来达到追踪敌人的目的。
当年但凡师弋有存神期的修为,都不至于面对丹韵如此被动。
换言之,赵家的丹韵也只能欺负一下,没有神识修为的入门修士。
在神识的世界里,只有强弱之分,其他一切都不好使。
这就意味着,只要神识能够略高一点,丹韵就不可能奏效。
在修真界神识强,基本就可以等同于修为高。
擊碎天元
毕竟,除了存神、胎神这两个增加神识的阶段之外,其他手段是很稀少的。
而修为与实力基本上是正向关系,这就意味着用丹韵之类的手段,永远也无法追查到比死者强的凶手。
这么一看,丹韵完全就是一个鸡肋。
大势力根本不会考虑,去搞这没什么卵用的手段。
就现阶段而言,师弋根本就不担心会被追查到。
与其担心这些没影的事情,师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没错,师弋此时的首要任务,就是炼化掉体内的心协镜。
溪沉阁
只有将心协镜彻底炼化,师弋才能说彻底掌握它。
曾经,师弋在拿到心协镜碎片的时候,还一度很担心其主人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甚至,师弋还为此使用了一颗逆光珠来回溯时光。
现在想想,师弋就觉得肉疼。
自从在血神宗宗主那里知道真假秘境,以及那些圣胎境修士设置这类秘境的目的之后,师弋就彻底放下了心来。
即便师弋将心协镜据为己有,心协镜的主人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毕竟,一旦产生了联系,承负就会直接找到对方。
到底孰轻孰重,师弋相信那圣胎境修士掂量的比自己清楚。
不过,即便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师弋想要炼化心协镜,也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毕竟,心协镜再怎么样,那也是一件圣胎境修士才能使用的心器。
而师弋的修为,不过只有胎神境而已。
就在这时,原本紧闭双目的师弋脸色变得,宛如金纸一般。
接着,师弋猛得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血水当中甚至混合了不少内脏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