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蘇轍的畫 (更新完畢)相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吃过午饭后,向南等人又重新上了车,朝着何绍骅的家里赶去。
车子在钢筋混泥土浇筑的城市里穿梭了一阵,车窗外的景色终于开始变得青翠了起来,道路两旁的树木逐渐增多,将城市的喧嚣也给挡在了外面。
过了不多时,车子终于在一栋山脚边的别墅院子里停了下来。
向南等人跟着何绍骅一起下了车,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这半山坡上一栋接一栋的别墅,每栋别墅之间离得稍稍有些远,中间被一片小树木给阻隔着。别墅前方不远处,是一个巨大的水库,碧波荡漾,水天一色,看上去景色颇为宜人。
何绍骅带着向南等人进了一楼的大厅里,先安排众人在沙发上坐下休息后,喊了一声:“何妈,家来客人了,来帮忙泡下茶。”
喊声刚落,就看到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妇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朝众人笑了笑,也没说话,就开始忙前忙后地泡茶、切水果去了。
何绍骅帮忙将水果和茶水端了出来后,这才想起了什么似的,有些歉意地问道:“我都忘了问了,向专家、戴维斯先生,大家都坐了一上午的车了,累不累,要不要午休一下?”
“我没有午休的习惯,问问戴维斯他们吧。”
向南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何老板要是方便的话,不如带我去参加一下你的收藏室?”
“当然没问题。”
何绍骅也笑了起来,说道,“不过我的收藏室实际上并没有太多藏品,向专家看了以后,可不要笑话我啊。”
向南摇了摇头说道:“怎么会?藏品不在多,自己开心就行。”
“那向专家这边请!”
说着,何绍骅就站起身来,带着向南往大厅后面走去。
戴维斯见状,也赶紧拉着朱熙一起跟了上去,笑着说道:“走吧,朱,我们也跟着去看一看。”
何绍骅的收藏室安置在了别墅负一层地下室,除了进门的地方安装了一道指纹锁防盗门之外,倒也没有安装其它的防盗设备。
实际上,除了一些藏品比较贵重,且量比较多的私人收藏室在防盗措施上会比较严密一些外,其他的小藏家都很少在防盗上下工夫,顶多就是买个大一些的保险柜,将古董放在里面锁起来,有些心大的小藏家,更是干脆就将古董放在了书房里。
当然了,这主要还是因为国内治安环境相对较好;再一个,一般有钱玩收藏的,多是有钱人,他们所住的小区安保力量也要强得多。
何绍骅打开收藏室的门后,便领着向南等人走了进去。
这收藏室的确不大,大概也就三四十个平米,进门两侧的墙壁边上,摆放着两个博物架,上面零零散散地摆放着一些古陶瓷器、青铜器,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材质的小摆件;在对面的墙壁上,则悬挂着一幅幅古画及书法横幅。
“都是一些普通货色,没什么贵重的文物。”
何绍骅讪讪一笑,说道,“我其实也就是玩个开心,没想着收藏太贵重的东西,主要也是怕自己不识货。”
在其他人的眼里,他的这些收藏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不过在向南这位大专家前面,他就硬不起气来了,总感觉把这些小玩意儿放在向南的面前,要是不解释几句,总觉得有点丢了面。
“还不错了。”
向南四处看了看,在一幅水墨纸本古画面前停了下来,他伸手指了指这幅画,笑着说道,“何老板还要谦虚,北宋‘三苏’之一苏辙的《枯木石图》你都能收着,不简单啊!”
“这画……只花了不到60万,还不知道是不是苏辙的呢。”
何绍骅感觉老脸上有些火辣辣的,这画他是从一个从朋友手里转手过来的,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居然就信了那朋友说的话。
那朋友说,苏辙虽然和苏轼同列“唐宋八大家”之位,但苏辙以散文著称,擅长政论和史论,同时其诗风格淳朴无华,与苏轼相比文采少逊,苏辙也擅长书法,他的书法潇洒自如,工整有序。
这么一个才华少逊于苏轼的大才子,偏偏不擅画作,这幅《枯木石图》很显然是苏辙的游戏之作,因为题识上写了“苏辙戏笔”写个字,而且这画也确实画得不怎么样,或许是苏辙传世下来的唯一一幅画作。
但不管这画画得怎么样,他终究是苏辙的画,多少也是值点钱的,没准以后还能升值呢。
被这朋友这么一番忽悠,何绍骅居然就信了,稀里糊涂地把这画给买下来。
不过后来,何绍骅醒悟了过来,感觉自己应该是被忽悠了,他也没好意思去找他朋友,毕竟两人也不是很熟,再一个,闹出去也是个笑话,他就只好吃了这么哑巴亏,就当交个学费好了。
因此,这幅画买回来后,他也不好意思拿出去给别人看,就挂在收藏室里自己瞧瞧得了,好歹也是花了五十多万呢。
谁知道,这向南刚到收藏室里,就瞧见了这幅画……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蘇轍的畫 (更新完畢)讀書
唉,这下子真是丢人现眼了。
向南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有点意思,苏辙的确不擅长绘画,也没有什么作品流传下来,因此这幅画一眼看上去,他还真没法分辨到底是苏辙的画,还是哪个人的涂鸦之作。
因为这幅《枯木石图》单从画功上来说,还真是不咋样。
看着看着,向南脑子里灵光一闪,他忽然想起了苏辙的哥哥苏轼的一幅画作《枯木竹石图》,这幅画是一株枯木状如鹿角,一具怪石形如蜗牛,怪石后伸出星点矮竹。
而苏辙的这幅《枯木石图》,在整体构图上,倒是和苏轼的《枯木竹石图》有些类似,只是枯木和怪石调转了方向,枯木也不像鹿角了,怪石也不怪了,怎么看怎么像是苏辙在学着苏轼的这幅画,描摹了个大概的样子出来。
只不过,苏辙大概是真的没有作画的天赋,无论是在构图上,还是画功上,都不如自己的哥哥苏轼,反倒成了一幅戏笔之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