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人魔之路》-第1220章 權力的滋味展示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人魔之路
在北河的注视下,只见头顶他的这具分身,最终化作了一个浑身上下不着寸缕的童子。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人魔之路笔趣-第1220章 權力的滋味展示
这童子看起来不过五六岁,长得眉清目秀,不过眼下却是双目紧闭着。
但是从童子口中传来的呼吸,能够看出他的分身已然有了生命。
不止如此,北河还清晰的感受到,这具分身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跟他截然不同。仔细感受的话,就能察觉到这具分身的气息,跟之前那黑色圆球内的气息极为相似。也就是说,他分身的气息,属于血灵界面的那位他素未谋面的天尊。
优美都市小說 人魔之路 txt-第1220章 權力的滋味分享
不过也不完全如此,毕竟他的分身还用了他的精血为基础凝练,算是血灵界面那位天尊和他的融合。
从北河分身体内散发出来的波动,一直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最终才缓缓平息下去。
与此同时,只见北河的分身缓缓睁开了双眼,露出了一双清澈的眼眸。
眼下这具分身有着炼气期五层左右的修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这具分身并非是人族修士。因为人族修士,是不可能天生就具有修为的。
另外,在他分身的体内,也没有灵根这种说法。以秘术炼制出来的分身,天生就能够呼吸吐纳灵气或者魔元修炼。
眼下北河所在的地方是在万灵城,而万灵城充斥着魔气,所以他这具分身呼吸吐纳的也是魔气。
不过北河却能感受到,他这具分身体内,有一股天生的血气散发。
这是因为他融合了那颗血灵界面天尊境修士的血种所致。如此的话,他的这具分身在修炼血道功法时,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原本北河还没有想好,他的这分身到底要走哪条修行之路,现在他已经决定了。就让这具分身,走上血修一道。
血道修士一些神通秘术极为诡异,强大的血道修士,也是常人无法揣测的。就包括他祭炼分身的这门秘术,也是一种血道秘术。
虽然他并非血道修士,但是这些年来他杀人夺宝无数,手中也有不少血道修士的术法神通,其中就有适合低阶修士修炼的。
只见他的分身缓缓落了下来,最终站在了他的面前。
心神相连之下,北河有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那就是他能够操控这具分身,但是这具分身也有他自己的思想。
这一点在其他人的本尊和分身之间,是没有的。
洪轩龙给他的这套炼制分身的秘术,可以说极为玄妙。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就算是他的分身和本尊同时出现,高阶修士都不一定能够看出虚实来。
一想到此处,北河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
只见他在储物戒一阵翻找,最终从中取出了好几枚玉简,而后交给了他的这具分身。
玉简中的内容,是一些低阶血道功法,刚好就适合他的这具分身。
融合一位天尊境血灵界面修士的血种,他的这具分身在血修一道上,必然会有极高的天资,将来的成就难以估量。
接下来,拿到血道功法后,他就让这具分身在密室中安静的修炼。
短时间他不会离开万灵城,想来在最近几十年中,他的这具分身,在有他的帮助,以及自身的天资的协助下,修为将飞速的提升。
在北河看来,至少能够突破到筑基期,甚至可以尝试一下在百年内去冲击结丹期。
毕竟他的这具分身,严格意义上来说并非是人族修士,修行速度也不是人族修士能够比较的。
……
时间飞逝,眨眼就是一甲子过去。
在这一甲子时间中,北河并没有将精力全都专注在修炼上,更多的是在为不久之后,他将前往混沌之初做准备。
他除了需要一些能够在关键时刻保命的东西之外,还需要一些消耗品。
比如他寻找了诸多的灵虫,将来若是他在落入空间通道中,一些数量繁多的低阶灵虫,是能够替他探测出空间裂刃的。
另外,在这一甲子的时间中,他的分身就已经将修为突破到筑基后期了。这还是他有意让分身压制的情况,他怕修炼过快的话,容易根基不稳。照此下去,突破到结丹期也指日可待。
另外,一甲子时间过去,他分身五六岁童子的模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血道修士的诸多秘术,都能够达到永葆青春的效果。他让分身的模样,一直保持在五六岁的样子,这么做自然不想因为分身的成长,而被见过他的人认出来。
到时候即便分身和他的气息完全不同,但是模样也绝对能够引起他人的怀疑。
按照北河的估计,他的分身要在他离开之前突破到结丹期,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这一日,盘坐在密室中的他,有所感应一般睁开了双眼。他所在密室的禁制,被人触动了。
于是他将分身给收了起来,避免被人看到,而后才开口道:“进来吧。”
他的话音落下,密室的石门就打开了,而后洪映寒扭动着水蛇腰走了进来。
“夫君。”
踏入密室后,此女看着他微微一笑。而后来到了他的身边,奉上了两枚玉简,并继续开口:“这两则消息,你应该会感兴趣的。”
“哦?”
北河有些意外。
而后他就将玉简从洪映寒的手中接了过来,当着此女的面,随意拿起了其中一枚,贴在了额头开始查看。
不消多时,当他将玉简从额头摘下来后,脸色有些凝重。
从玉简中传来的消息来看,盘踞在古武大陆的夜魔兽本体内,竟然有空间波动传来。
这一则消息,是万灵城的法元期长老亲自传回来的,并且眼下这则消息应该不少高阶修士都知道了,绝对会引起天尊境修士的注意。
这让北河猜测,莫非是夜魔兽的本体和意识之间,已经连通了通道,不然的话,如何能够解释其中有空间波动传来。
不过对于此事他倒是不太关心,因为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他来担忧。
于是他拿起了第二枚玉简,继续贴在额头。
而他在查看到玉简中内容的刹那,就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在玉简中,是一副画像。画像所画的是一个年轻男子,那是一个手持拂尘,器宇轩昂的道士。这道士不是别人,正是玄真子。
玄真子原本是人族古武大陆的修士,当年还曾领命驻守在南土大陆之外,更是祭出一具分身,以传送阵的方式踏入了南土大陆。
只是后来,玄真子却被一位从裂缝中钻出来的血灵界面修士给占据了肉身,从此之后他就算是被夺舍,成为了血灵界面的人。
不过北河搜魂的血灵界面修士不少,他知道凡是被血灵界面的修士给占据了肉身,双方就会彻底的融合。血灵界面修士不但能共享所占据肉身的记忆、情感,而且就连行为甚至是说话方式,都跟原主人一样。
但是在本质上,他们却已经变成了血灵界面的傀儡。
而这,也是血灵界面修士极为恐怖的地方。
“有点意思……”
将玉简放在手中把玩着,只听北河喃喃开口。
“此人是夫君当年交代,随时要留意的几个人之一,不知道这位是?”这时只听洪映寒问道。
闻言北河就听道:“此人原本是一个人族古武修士,不过现在嘛,他被血灵界面的人给占据了肉身,算是被夺舍了。”
“什么?”洪映寒惊得不轻。
“此人眼下在哪里?”只听北河问道。
“就在城中一座租赁的洞府内。”
“他可是独身一人?”
“应该是。”洪映寒点头。
闻言,北河有些讥讽道:“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敢露面。”
他本以为,当初玄真子在觉得自己身份暴露后,必然会躲藏起来,就怕被人发现。
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万灵城中。
这让他猜测,多半是他没有曝光对方血灵界面修士的身份,所以长时间过去后,玄真子就以为没事了。
不过对方既然到了万灵城,那新仇旧恨,一定要给对方算算。
一想到此处,就听北河道:“夫人,麻烦召集几位法元期长老,一同出手将对方给拿下吧。”
“这……”
洪映寒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
光明正大在城中拿人,这跟万灵城这些年来的改变和政策,可是背道而驰。
或许是看出了她的疑虑,只听北河道:“随意编造一个借口就行了,就说此人是逃犯就不错。”
并且这时北河又想到了什么,又继续道:“多找几个法元期长老,免得让对方跑了,或者生出什么其他变故。事成之后,将元婴还有储物戒等物给我带来就是了。”
“好!”洪映寒颔首。
她决定按照北河的吩咐,多找几个法元期修士一起出手,因为多几个人的话,或许能够瞬间将对方给拿下,不会弄出太大的动静来。并在城中大闹一场,影响也不太好。
就在此女准备离开时,北河又道:“对了,对方精通幻术,可要防范一点。另外,音波之术,应该可以给他造成不小的威胁。”
洪映寒一顿,表示知道后,就离开了密室。
接下来,北河就在原地等待着。
只是半个时辰过去,他所在密室的禁制,再次被人触动。
挥手将密室的大门给打开,洪映寒莲步款款的走了进来,同时在她做手上,捏着一枚储物戒,外加一只储物袋,右手上则是一团散发出红光之物。
北河扫了储物袋一眼,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洪映寒手中散发出红光之物上。
霎时,他的眼睛微眯了起来。
透过红光,他看到在其中赫然是一只巴掌大小的血色元婴。
这只元婴眼下被死死禁锢,身上有一张金色的小网将他给勒住。
他一眼就认出,此物赫然是禁婴网。
而仔细一看,血色元婴正是玄真子。
不止如此,北河还从此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法元期的修为波动。
在看到玄真子的元婴,果然被抓来了之后,北河欣喜之余,心中还有明显的惊诧。
堂堂法元期修士,只是因为他一声令下,眼下就只剩下元婴之躯被带到了他的面前。
此刻他体验到了权利这种东西,除了能够给他带来各种修行物资之外的另外一种快感。
难怪就算是实力不行,但是只要身后有势力或者靠山,一样可以豪横八方。
眼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堂堂法元期修士,因为他这个无尘期修士的一句话,就落得肉身被打散的下场。
北河在看到玄真子的时候,玄真子也看到了他。
“是你!”
而在看到北河的瞬间,只听玄真子口中一声惊呼。
血灵界面修士的夺舍,更像是一种融合,所以眼下的玄真子,具有他被夺舍之前的记忆和情感。
北河因为是以真容示人,所以玄真子一眼就认出了他身份。
“北河!”
只听玄真子咬牙切齿的开口。
“敢问眼下的,是玄真子道友呢,还是来自血灵界面的道友呢。”
对于此人的咬牙启齿,北河视而不见,只听他带着揶揄的语气打趣道。
“你……”
听到他的话后,玄真子大惊失色。
“哼!”
回应玄真子的,是他的一声冷哼,而后他眉心的符眼唰的一下睁开,瞳孔转动了一下。
仅此一瞬,就见玄真子满是惊容的眼神,浮现了一模浑噩,北河赫然对他施展了幻术。
并且就在玄真子落入幻境的瞬间,北河一挥手祭出了独目小兽,同时右手对着玄真子一摄。
“嗖”的一声,此人的元婴之躯,就被他给吸了过来,并一把抓在了手中。
而后他将玄真子的元婴向着独目小兽一抛,此兽遍布细密牙齿的大口张开,将玄真子给包在了口中,而后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一侧的洪映寒看到,都被惊讶了一把。
不过这时的北河,已经将目光看向了独目小兽的头颅上硕大的眼珠。
同时在此兽的眼珠中,开始有画面浮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