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唐時明月宋時關 愛下-第四百零一章 才女的請求分享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柳墨浓离开前,对着苏宸轻声提示,可以私下去湘云馆见她,留宿都没关系,她随时做好了接受苏宸进一步那啥的准备。
苏宸的确心动了,看着马车远去,他心中也在考虑,其它女孩子皆有约定,都要等着过门才能圆房,比如彭箐箐,他若今晚便有非分之想,行不轨之事,估计会被她揍出房间。
至于周嘉敏太小了,徐才女……算了,这个还没有那方面意思。
精彩都市异能 唐時明月宋時關笔趣-第四百零一章 才女的請求
白素素就更尴尬,苏宸跟她属于前未婚妻未婚夫关系,目前只是商业合作性质,大家虽然互生了一些好感,但是未来如何在一起都是不确定的,更不可能在现阶段,那啥啊!
但墨浓倒是不需要那些麻烦问题,而且,她心里接受能力,也比其余女子高一些。
“找机会,最好是离开润州去巴蜀前,解决一下身体方面的需求,要不然,再回来都明年了,万一真出现危险,也不至于又是没碰过女人就挂掉了。”苏宸心中这样胡思乱想着。
回到了苏府内,发现彭箐箐已经去睡了,大概是喝多了,被杨灵儿和丫鬟搀扶着,回房间入眠了。
徐才女站在客厅门口,看着苏宸逐渐走近,开口道:“去你书房坐一会吧。”
说完后,不等苏宸答话,她迈步去往了书房,婀娜的身影在前面摇曳生姿,风韵优美,气质绝丽。
她身为才女,对男子的书房最感兴趣了。
这一点苏宸跟她不一样,他虽然身为才子,但对女子的闺房更感兴趣。
进了书房,里面存放了一些书籍,比苏宸离开时候,似乎多了不少,应该都是徐清婉趁他不在苏府的时候,搜集了不少书籍册子,放在了他这里。
熱門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江左辰-第四百零一章 才女的請求
徐清婉解释道:“以轩,你这些日子不在,我也经常过来,在你的书房里看会书,教灵儿多习一些字,学一些典故和文章等。”
“哦,有劳徐姑娘了。”
“还是唤我清婉吧。”徐才女看着苏宸,忽然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
苏宸点点头,这个要求不过分,拉近了不少距离,并没有因为一个月的分别,产生任何隔阂。
徐清婉微笑道:“以轩在金陵七夕诗会上,与宋国萧翰林对楹联的事,已经传到了润州,现在润州的读书人,各个以你为榜样呢,江左第一才子的名号,已经根深蒂固了。”
“哈哈,只是我并不想出头的,但当时你不知道那个萧翰林有多嚣张,还在场所有的金陵士子一起来对他自己的上联,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实在气不过,我便站出来了。”
徐清婉忍不住掩口一笑道:“你呀,不到一定时刻,你是从不喜欢冒头的,真是与众不同,别人有才华可都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倒好,以前是自污装纨绔,现在成名了,也是格外低调,平时从不把自己看做大才子的,躲在府上格物,研究美食,说出去都没人相信这是才子的日常生活……”
苏宸被才女取笑了,摇头无奈道:“人怕出名猪怕壮,我知道自己有才就行了,一直出去显摆也不好,容易遭人妒的,现在名声出来了,已经有些麻烦,这次在金陵遭遇的几次危机就能表现出来了。”
徐清婉闻言,也觉得他说的没错,这次苏宸自从润州离开,去往金陵的途中就遭遇伏击,在金陵城内,也是几次遭人陷害和刺杀,这都是因为他的才华和医术,让一些敌对势力感到忌惮了。
如果是小才也就罢了,才华过于惊人,的确会带来巨大麻烦!
“周皇后和二皇子的病,都被你治好了吗?”徐清婉问道。
熱門都市小说 唐時明月宋時關討論-第四百零一章 才女的請求
苏宸露出一丝微笑,坚定地说道:“嗯,治好了,所以我才能顺利回来。”
徐清婉感叹道:“想不到整个京城的太医都束手无策,却被你治好了,以轩的医术,当世无双!”
苏宸轻笑道:“嘿嘿,还行吧,都是祖传的,算是一种医道传承吧,虽然我弃医从文了,但祖传医术并没有丢掉,偶尔也能客串一下神医!”
“客串?”徐清婉觉得他用词有趣,又问道:“那官家肯定对你刮目相看,毕竟周皇后和皇子都被你所救,以后进入仕途,对你便大有帮助了。”
“的确有了私交!不过,自古无情帝王家,也不能挟恩自重吧,仗着有恩于官家,便所求过审,也只会惹得官家不满。”
徐清婉微微点头,苏宸能够看清这些,倒是让她觉得满意,这并非一般的十八岁青年所能看透的官场规则了,伴君如伴虎嘛!
“以轩,那首七夕词,能写给我吗?”
“那首《鹊桥仙》吗?”苏宸愕然问。
徐清婉点头道:“对的,以前清婉也写过几首七夕词,甚至也有鹊桥仙,自己觉得写的不俗,可是,自从听到人传颂这首鹊桥仙后,便再无写七夕词的念想了,因为你把七夕词给写的太绝了。”
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愛下-第四百零一章 才女的請求熱推
说到这里,徐清婉忍不住吟诵出来:“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词写的实在太美了。”
被这样夸赞,苏宸有点尴尬,毕竟词是秦观写的,不是自己原创,因为这些盗用诗词而博取的才子之名,苏宸多少还是有点心虚的。
“其实……有些过奖了。”苏宸强挤出一抹笑容道。
“一点也不过奖,清婉可是说的真心话,并非虚情假意地奉承苏大才子。”徐清婉掩嘴咯咯笑起来。
苏宸也不多解释了,反正盗用习以为常了,没什么心里负担了。
“好,我现在就提笔写给你!”
“我为以轩研墨!”
徐才女对笔墨纸砚太熟悉了,心灵手巧,研墨弄汁,铺好纸张,让苏宸坐在桌前座位上等候。
这般待遇,苏宸算是第一个享受到,才女变侍女一般。
“刚刚好。”
苏宸点头,提起笔,蘸了墨汁,润了润之后笔尖,然后在宣纸上,龙飞凤舞一般,默写了起来。
以他招牌的瘦金体,把那首秦观的《鹊桥仙》写在纸上,字与词都堪称一绝,徐清婉站在一旁,细细品味,感觉身心都有些陶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