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高齡巨星 線上看-第九一四章:那一場芳華(求月票!)看書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高龄巨星
蔓延不断的群山,繁茂闷热的丛林,陡峭湿滑的山坡,蜿蜒曲折的山路,沟壑纵横的阵地,隆隆的炮火伴随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孔,在李世信的脑海中不断的闪过。
一个个名字随着俞念恩的讲述,仿佛穿越了时空般,在李世信的脑海中又鲜活了起来。
本体记忆不断翻涌带来的恍惚中,他仿佛看到一个个衣衫褴褛的身影,或皱着眉头或嬉皮笑脸的坐在了自己的面前。
在他的恍惚之中,俞念恩的讲述,还在继续;
“那个时候真是太他娘的累了,一开始这几个臭小子刚到后勤队的时候还闹腾闹腾。李康德还总想着赌两把,老奎和孙联合还掐一掐。可是没到一个星期,都都累的没了心思啦。特别是老奎和孙联合,俩人手铐子拷在一起,就是空着手上下山都累的不行,更别说还得扛着东西。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俩小子就累的下了前线往猫耳洞里一躺,抱在一起呼呼大睡。过了二十天,整个后勤队天天就能听见王连峰吵吵饿了。”
呼!
随着俞念恩的回忆,李世信脑海中的记忆画面,连成了片段。
远处隆隆的炮声,将逼仄潮湿的猫耳洞阵得时不时落下簌簌沙土。洞口之外的天空星光璀璨,月光将夜色调出了油画般的色调。
“哎呀卧槽,肠子疼。他妈了隔壁,啥时候才能给吃顿饱饭呐?”
“咿呀额了个亲大!你个瓜怂就知道嚷嚷!嚷嚷地人心里肚子里么着么落,大半夜累你再嚷嚷?你再嚷嚷老子,老子一杵子怼死你个瓜怂算逑!”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高齡巨星 線上看-第九一四章:那一場芳華(求月票!)展示
王连峰和李康德的吵嚷,将洞里几个躺在行军床上的都吵醒了。
“瓜娃子,吵啥子嘛?饿了就把手放肚子上,捂热了就不饿啦。忍着,明早上爹跟你们做热干面。在老家看着你们来的信喽,爹随身带着料呐!”
那是老勺头。
仿佛习惯了老爷子的疯言疯语,猫耳洞里的汉子们谁也没有反驳。
可疯言疯语里提到的吃食,却引发了洞里一连串的咕噜声——那是好几个肚子发出来的。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高齡巨星 線上看-第九一四章:那一場芳華(求月票!)展示
“啥玩应热干面呐?我不吃,老子想吃又!”
墙角,一个行军床放不下,脚伸出床一半儿的大个子坐了起来。从猫耳洞洞口闯进来的月光,将他的眼睛照的通亮。
“要是能整个大锅,整头猪,再整点儿酸菜,老子非炖它一锅猪肉酸菜粉条子!”
“你还弄头猪?你咋不弄个婆娘泥吗?”
墙角,又一个身影坐了起来。吞了口口水,提出了不同意见;
“我看不如弄头山羊,宰了直接放锅里煮它两个钟头,把汤熬白了。拿点盐巴那么一沾,啧!想想都鲜活……”
“不是,我说你们他妈是故意跟我俞小爷过不去的吧?”
又一个身影捂着肚子坐了起来。
精品玄幻小說 高齡巨星-第九一四章:那一場芳華(求月票!)讀書
“大晚上的,跟这儿耗子来了都掉眼泪的猫耳洞说这些,你们不怕下雨天让雷劈死啊?世信,你说剧公道话,说说他们!”
洞口,一个声音笑了。
“酸菜,猪肉,粉条子,白水煮羊肉,那都是下九流的吃法。我现在要是有头猪,高低先给它肘子卸了,来个梅菜扣肉。吃过梅菜扣肉吗?肘子你得洗的干干净净,放锅里煮。煮它一个上午,再沥干了放油锅里炸。炸得它黄灿灿的,再给它泡冷了切成片。放上八角花椒,酱油白糖,垫上梅菜再蒸它半个小时。出锅的时候知道什么样儿吗?那肉红彤彤的,整个往桌子上一放,你用手一拍桌子,肉皮嫩的跟娘们柰子一样都直颤!夹一口到嘴里,你们猜怎么着?”
随着那经过夸张的细节描述,一阵阵吞咽口水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那肉皮到嘴里就化成了一股汤!下面的瘦肉混着梅菜,再有一碗白米饭,给个神仙……都不换呦。”
“艹!你他妈也是故意的!老子要吃糖醋鱼!”
“你们这一说,我想吃东坡肘子了。”
“你个瓜怂,还吃过东坡肘子?”
“听俺爷说过,以前给地主家做长工,每年过年都给做一道东坡肘子……”
“我我我!我想吃大盘鸡!”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高齡巨星 txt-第九一四章:那一場芳華(求月票!)相伴
“大晚上,闹啥嘛闹。还大盘鸡,现在有盘红油干豆腐,老子盘子都能给他舔光。”
“嗨,别说了别说了。听着怪他妈难受,现在想啥都吃不上。等仗打完了,你们俞爷我请你们下馆子。爷高低找个大厨,就按今儿晚上这菜谱给你们做一上桌子!菜码给你们用盆装,吃不完不许下桌!今儿晚上各位爷就消停消停,别勾我肚子里那几条馋虫了成不成?”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高齡巨星笔趣-第九一四章:那一場芳華(求月票!)展示
黑暗中亮晶晶的目光,渐渐又和面前已经那双皱纹包裹住的眼睛重合了起来。
堂屋里,俞念恩已经跟儿子们说完了桌子上那八道菜的来由。
“爸,后来……发生了什么?”
看着空空荡荡的桌两旁,那几幅空着的碗筷,俞思危望向了自己的父亲,讷讷的问到。
触碰到不愿提起的往事,俞念恩深深的闭上了眼睛。
“我说吧。”
一旁,看着桌子上八道菜出了神的苏梅,从口袋中掏出了包女士香烟。
随着打火机清脆的擦响,夹杂着香草味的烟气弥漫在了她身旁。
“我去到战区的第二个月,YN方面对老山和者阴山发起了二次攻势。那是自从79年之后,两军最大规模的交锋。为了完成上级分配的新闻任务,我们政宣处需要频繁的进入前线。可是那个时候整个战线都在打仗,每一天中甚至每一个小时,都会发生阵地的争夺,山头易手。战事吃紧,所有作战单位都拉到了前线去,我们这些非作战单位人员想要进入阵地,就只能自己想办法。”
说到这里,苏梅转头看了看李世信和俞念恩。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的命运才真正跟你们爸爸和你们李叔叔纠缠到了一起。”
呼。
随着苏梅的回忆,李世信的脑中,又一段记忆连成了串儿。
“你们这一趟去哪儿?”
“近那拉高地!”
“带上我!”
“前面都他娘的缠到一起,人脑袋打成狗脑袋了,炮兵都顶着先头部队的脑袋打,炸着谁都特么看命了,你个娘们过去凑什么热闹!?要去送死也行,别他娘找我。我们后勤队没时间!你去问问别的后勤队!”
人来人往,忙成一团麻的后勤处。
一个身穿着74式男兵军装,头戴钢盔背着把五六冲的身影,慢慢在李世信的脑海中清晰了起来。
“我今儿就找你!谁让你丫骗我脱裙子,看过我屁股?”
那张白皙而干净的脸上,满是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