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txt-第312章 “黃色計劃泄密”推薦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马超最后当然还是决定跟着跑。
毕竟郿县的官仓已经在短短两天之内被疯狂地紧急搬空了,马超就算留下,想固守郿县,这个冬天吃什么?相比于有官仓存粮的漆县,郿县这儿的城防倒是坚固些,补给却严重恶化。
当然了,马超乃至其父马腾,如今还不算“王师”,流寇习气未改,劫掠百姓的事儿也是做的。真狠起来也能民口夺食、把百姓的粮抢了赶出城去,但那样将来肯定别想再跟着刘备混了。
马家人的害民下限,终究没有李傕郭汜和韩遂那么狠。马腾的履历是“从贼四年,诏安两年,再之前是官军”,而韩遂是“十年老贼”,人品上多多少少还是可以五十步笑百步一下。
而马超本人么,可以说人之初性尚善,因为年轻还没机会害民,也就没那么硬心肠。
人性都是随着岁月慢慢变化的。
下定了跑的决心,但想跑成功依然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郿县城里要运走的粮食和跟着一起撤的有钱大户比较多,很拥堵,虽然两天时间应该走得完,但万一被李傕的人咬住尾巴损失肯定会非常巨大。
所以马超刚到之后,法正就先考验让他纳个投名状,去骚扰迟滞李傕从长安派来的大军的追击速度,能迟滞一个白天甚至半天都好,主要是防止李傕得到消息后派出小股部队急行突前堵截。
作为交换,法正亲口对马超许诺,说只要断后工作做得好,此次五丈原之战的军功,可以让马超列为第三。刘备会答应他留用本部全部人马,不被改编掺沙子,将来还能得到装备粮饷补充,还能给予马超校尉官职。
十八岁就当校尉,显然是看在带资进组的份上了,人家自己有几千骑兵。马超在马腾手下时,想表一些值钱的官职也是做不到的,
马超手上的五千多人骑兵,跟李傕的几万人打硬仗肯定是不行的。
但李傕的骑兵都调走了,在西线用兵,长安来的几万人里骑兵不足,要是有小股部队脱离主力冒进,还是有可能被马超吃掉。
看在损失不会很大的份上,马超还是先捏着鼻子干了,暂时纳个投名状再说。
双方如此小规模试探接触了一天,马超也伤亡损失了三四百人,总算是全军安稳撤到了五丈原附近,也保护了先撤的辎重部队。
再算上之前漆县突围时的些许损失,最后马超实打实只有五千人武威郡骑兵生还。
……
为了容纳更多来投的人,法正这几天坐镇五丈原也没闲着,让士兵们扩大了营地,在武功水东岸、秦岭谷口的马冢山上,也修了一个营地。
这样两营夹河呼应,也好彻底堵死武功水谷口,确保敌军怎么都不可能迂回到谷口放火烧栈道,连小股游泳潜入的放火敢死队都进不来。
马冢山这个地名不如五丈原那么出名,但也还算险要。后世成书于南北朝的《水经注》就有写:“渭水又东径马冢北,诸葛亮与步骘书曰:马冢在武功东,有高势,攻之不便,是以留耳。”
可见这个马冢山就是跟五丈原隔河对峙,历史上五丈原之战时,是被司马懿给抢先占了的营地,诸葛亮觉得攻打不便,容易损失,就留着了。
而且马冢山相比五丈原有一个地形劣势,那就是北侧的山坡距离渭河太远了,所以无法做到“一侧靠山、两侧临河”,只能是“一侧靠山,一侧临河”。敌军可以从容沿着渭南,从北往南进攻。马冢山营寨要防守的方向也就多了一倍。
当然了,此刻法正夹武功水修营,还有一定的危险性,那就是万一河东的营地被攻破了,士兵会被赶下河。所以法正还临时在武功水上修了一座简易的木桥,没有桩子那种,沟通五丈原和马冢山。
反正武功水从秦岭流出时,窄的地方宽不过十几丈,只要找些秦岭大树,用三段巨木成拱的结构,就能轻易造桥——说人话,就是只要找到足够大的树,确保桥的长度比三棵树的长度短,拱就能搭起来。
马超的人在马冢山营地暂时安顿下来之后,他才有空气咻咻地找法正理论。
他带着几十个亲兵,上了五丈原,直入法正的中军大帐,问他讨个说法。
“法都尉,我军身为勤王友军,慕义来投,你竟坑害我军,方至即撤,还害我军殿后、多死伤了数百人,岂非欺人太甚!”
“马将军稍坐,听法某徐徐解释。”法正给了个守势,让马超先坐下。马超现在还不是任何将军,但既然要安抚,称呼上就多给点面子。
其实,之所以要对马超隐瞒,以及为什么要连马超一起骗,法正都是早就想好了的——那就是要一切以隐瞒刘备军正式北伐的时间与路线为第一要旨。
如果法正一开始就不管马超,甚至直接让马超在漆县守一个冬天,马超都未必会城破被杀。
退一万步讲,就算马超城破被杀了,也不关法正鸟事,马超手上有五六千骑兵,守城都能守到士卒多半死伤、无法再守,那起码能给攻城的李傕军制造上万伤亡。对刘备军而言,看着另外两家诸侯互相消耗,有何不美?
如果马超在漆县活过了这个冬天,来年刘备主力北伐,到时候解围漆县,救出马超,马超照样得感恩戴德。
但法正既然联络了马超,就得做戏做到底,首先就不能再任由马超留在漆县——因为一旦刘备军流露出“可以让友军再固守一个冬天,我们还能救出他”的姿态的话,很有可能落到贾诩那种精明人耳中,就能估摸出“刘备军的全面总攻时间可能是明年开春”这个情报。
只有摆出“把马超救回后方”的姿态,敌人才会误判“看来敌军总攻还遥远得很,遥远到如果把马超留在漆县他就死定了,马超把粮食吃光了援军都来不了”。
让马超南撤,是为了在总攻时间上再撒一个烟雾弹。
那么,为什么不困守郿县呢?为什么非要把郿县的粮食都运走呢?这就是为了把“邸阁战术”演得更逼真了。
马超不理解什么叫“邸阁战术”,法正就要给他解释。
当然了,前面已经说过“邸阁战术”就是一套骗人用的B方案,法正这是直到此刻,还要连马超一起骗:
“马将军,你可知,汉中王的兵马,如今是足够北伐的,所欠缺的只是蜀道艰难,运粮实在不易。要是今日能在郿县或者陈仓、给我军屯粮五十万石以上,汉中王即刻就能起精兵十余万、北伐长安!
而去年我军在五丈原战败、此后又被董越、樊稠、贾诩杀入武都、阳平关,对汉中陈仓道沿途破坏极为严重。我军当时为了坚壁清野,几乎损失了武都全郡和汉中半郡一年的粮食收成,运粮道路也被进一步破坏。
所以,如果指望我军自己运粮,那就起码再修路积粮一年以上,才能北伐了。正是在这样的困难下,右将军建议大王采取‘邸阁战术’,也就是利用褒斜道口的天险,以少量兵力就能固守营寨、得到前进出口,然后在此大设邸阁,寻太白山中空地广积存粮,存够了粮食的那一刻再全面北伐。
与此同时,每年秋收我们也会以少量兵力出栈道,剽掠郿县等地,把关中在谷口周边地区的粮食抢了,在险要邸阁囤积。因为在郿县抢一石粮,比汉中三石粮还值钱,能极大加快北伐的准备速度。
这也是这次我为什么要在攻下故乡郿县之后再放弃。因为我要把大量的粮食存下来作为来年的军粮。要是占据城池的话,就要留太多人守卫,这些守兵每天都要吃粮,几个月下来就把抢的粮食又吃回去的,攒不起来。
要攒粮,就得确保北线驻军最小化,只守最险要的地方。这次郿县守军投降汉中王的,加起来有四千多人,还有城中官吏与数十大户、累计两千余人百姓。
但我们不会把这六千军民留在五丈原大营的,最多留下几百人,其他都要运回后方,到褒中县、南郑县安置过冬。道理还是那句话:吃褒中一粒粮,就是为五丈原省三粒粮。既然运粮不易,我们就把吃粮的人运回去,非战时不许吃北方的粮。”
一个人一整个冬天,三四个月,要吃五到十石粮食,还有其他蔬菜野菜食盐配给。空手徒步走回栈道南端,确实比把这些物资运到北方省很多。
马超一开始还有些愤怒,但后来越听越懵逼,因为他数学不太好,根本不会算军粮账目,以至于听着听着都不知道法正的数字对不对。
但他脑中坚信一个念头:这个方案的账目做得这么细、连“通过邸阁战术每月能结余多少北运粮食、每季收获季出谷劫粮又能结余多少”都算得明明白白,算好了“再攒多久就能发力收复长安”。
那么,这个方案肯定不会是假的!
这世上哪有假方案能做那么细致?别的军阀家的真方案都没那么细好吧!都还停留在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的状态呢。
别家不敢说,至少马超知道他爹出兵从来不做那么细的后勤方案的,都是粮食够出兵的最初半个月吃,差不多就行了。然后一边打仗一边到敌占区抢劫,如果发现抢劫效率不如预期,那就风紧扯呼,反正都是骑兵,直接撤退。
这次是因为街亭、华亭要害被敌军断了后路撤不了,否则绝对不会出现后勤意外的。
“原来如此……罢了,既是这样,超好歹也能给将士们一个解释,否则,只怕军心不能服众啊。”马超听完之后,因为数学不好,暂时气也消了大半。
法正乘胜追击:“马将军,既然我都跟你说了‘邸阁屯粮战术’,想必你也猜得到。贵军再次拒战数日之后、只要击破了眼前这股李傕的追兵,让他们知难而退,不想再白白送死强攻坚营。
然后,我就会安排贵军大部分人马走栈道南撤,到褒中就食,马将军不会反对吧?”
马超一惊:“我也要南撤?”
法正:“当然,不是说过了么,北边的兵,确保能守住五丈原大营,确保屯粮和栈道安全即可,别让敌军烧粮烧栈道。多出来也是浪费粮食,后续又暂时不需要大规模骑兵野战了——放心,汉中王优待来投。
你们的部队,兵器甲胄可以留在太白山营地,反正明年还要来的,栈道难行,扛回去下次再扛来也是浪费体力,放心,我会登记造册,来年还归你的人用。如果不信,我军还可发放远比兵器价值昂贵的财物,作为赏赐质押。
马匹你们可以牵走大部分,因为太白山这边那点山坡草地也养不活多少马,这毕竟是要吃料的活物。”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12章 “黃色計劃泄密”相伴
马超很痛苦,有种被暂时缴械的错觉,但法正说得又很有道理,栈道的运能不能浪费,无用功要少做,目前北伐最大的困难就是运输。
而法正这么安排,显然也是为了安全。马超刚刚投降,把铁甲和重兵器封存在太白山,轻装难行,也免得到了汉中盆地后鲁肃不好控制。
马超思前想后,还是答应了,并且表示等李傕稍退,就如此安排。
这个时代一个普通士兵的钢刀、长枪也就价值几百钱,盔甲会贵一些,还有就是用钢铁比较多的重兵器,这些就不好说了,从千钱到万钱的都有。
法正很大方,开了个票,许诺交出武器盔甲的士兵,每人可以领两匹五尺宽幅的蜀锦作为投诚的安家费,绝对比兵器价值高出数倍。(毕竟都是骑兵,身价比较贵)
可惜的是,马超营中那些跟着他一路突围过来的士兵,却不是人人这么团结的。
有些士兵或是跟李傕郭汜的凉州军主力系出同乡,或是有别的考虑觉得故土难离。在他们眼中去长安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入蜀就离故乡太远了,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还乡。
在马超大致流露出一些后续的撤军风声后,就有几个军官,和几十个士兵,脱队偷偷去郿县投奔李傕军了。
级别最高的是一个曲军侯,甚至还带去了“汉中王准备以邸阁战术屯粮、确保北伐后勤”的军事情报。
李傕得到情报后大喜,重赏了投降军官,直接把他从曲军侯提拔为别部司马,升了一级,还把这份情报的来龙去脉、怎么得到的,全部了解了一遍,让人到时候送给贾诩再参详一下。
“刘备帐下果然能人众多啊,出兵之前的军需账目计划能做得这么周祥,真是叹为观止。”李傕脑补着“邸阁计划”的思路,总觉得涉及了自己的数学盲区。
“不行,不管这次是否攻下五丈原,未来都要继续加强郿县这边的防御,要从张济那儿分一半兵过来守郿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