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重生之絕世廢少 ptt-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一劍三斬看書

重生之絕世廢少
小說推薦重生之絕世廢少重生之绝世废少
一剑在手,叶天身上的气息顿时一变,整个人都仿佛化作了一柄绝世神剑,剑眉怒张,满头金发倒竖,锋芒毕露,肃杀惊天。
他通体光芒万丈,金色的光华如神焰一样熊熊燃烧,血气更如大龙一般贯穿天上地下,双手持剑,灌注澎湃的法力。
能清晰得看到,黄金色的真元像是熔岩一般沿着剑柄一路而下,分开许多岔路,顷刻间就淌遍了剑身。
这把剑为叶天亲手所铸,心意相通,本命一体,催动起来自然得心应手,比之当初催动蜀山断剑的神痕,所要耗费的真元要少很多,而且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嗡!
顿时间,紫郢剑神光大炽,像是一盏神灯点亮了,光耀整片天地,剑身像是紫色的水晶一般,晶莹剔透,千万道紫色电芒汹涌而出,还有无数星辰缭绕在剑身周围,神异非凡。
叶天只轻轻一震,紫电般的灼灼剑芒,伴着星河般的璀璨剑气,便能绽出数十米长,冷冽的绝世锋芒,仿佛连天穹都能破开。
随着紫郢剑的神痕复苏,一股似能压塌天地的无形波动,从剑体内涌出,瞬间传遍天地间。
这股威势之强,让地狱牢笼小世界都变得不稳定了,剧烈震颤。
东山脚下的观战者们,全都心头一震,神魂有一种刺痛感,无形中似有一把利刃在切割自己。
以叶天为中心,滔天的血浪翻涌,不断后退,直到数百丈外,迫于神剑的威压。
这才仅仅是拔出剑,灌注真元催动神痕,并未真正劈出,就有如此狂暴的威势,不敢想象叶天如果劈出这一剑,会有怎样可怕的后果。
三位血祖全都心惊,作为活了无尽岁月的老怪,自然能看出叶天手中的紫色长剑非凡。
“该死的,这是一把神兵。两位弟弟,都不要留后手了,全力出击,一举擒杀此僚。”第三血祖大喝,神色狂变。
说话之间,他笼罩在叶天头顶上方的血色大手印猛地发力,这次连元丹之力都用上了,力量足足暴增了一倍多,地狱冥火灼烧得更加旺盛。
咔嚓,咔嚓!
混沌神域终于支撑不住了,绽出一道道裂缝,随时可能崩碎。
第五血祖和第六血祖似乎也都意识到了严重性,一刹那间,全都爆发出了更恐怖的战力,像是两尊无敌魔神一般,伴着滔天的血气,攻杀而来。
嗤!
就在这时,叶天双手持剑,猛地倒转剑尖,双手往下一按,将紫郢剑刺入地狱牢笼的地面中,一直没至剑柄。
顿时间,无比可怕的一幕发生了。
地狱牢笼小世界的地面剧烈震动,像是有地龙在翻身。
咔嚓,咔嚓!
一条条裂痕,自紫郢剑刺入地面处,四面八方飞速蔓延而出,仅仅几个呼吸之间,便已蔓延了整片地狱牢笼小世界,甚至还从地面蔓延到四壁之上。
“怎么回事?地狱牢笼裂开了。”
观战的人群中传出惊呼,能清晰得看到地狱牢笼绽出的裂缝。
“一定是少年魔王和那个什么女帝被打败了,三位血祖要收兵了。”
有人做出猜测。
却不知,裂缝遍布地狱牢笼,才只是开始。
紧接着,一道道湛湛紫电,从遍地的裂痕之中,冲霄而起,化作无数道紫色的雷电,宛若一片雷狱森林,逆转天穹而上,一阵狂轰滥炸。
更有星河般的剑气,像是飓风一般自裂缝中呼啸而出,横扫狂飙,撕碎一切。
这是无比恐怖的一幕,造成核爆一般的可怕后果,近乎有灭世之威。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巨爆声中,地狱牢笼小世界中的血海一下子就被蒸干了,一丝都没有剩下。
无数骷髅亡灵,数之不尽的冤魂怨鬼,宛若烈火融冰,又如沸汤泼雪,大片大片的被撕碎,最终化作齑粉,灰飞烟灭。
嘭,嘭!
再然后,地狱牢笼小世界也瓦解了,像是山岳崩塌一般,摧枯拉朽,一发而不可收拾。
“那是?”
一把紫色的长剑,被一道黄金色的身影持在手中,正高高举起,被无数人看在眼中。
“少年魔王,他竟然没死?”
无数人失声,惊呼。
整个西方世界,和局部东方,险些惊掉一地下巴。
再接着,一道白色的曼妙身影也在无数人看在了眼中。
是圣教的女帝,她也活着。
西方不禁气结。
不过好在,三位血祖也活着,无一人陨落。
赫然是叶天的突然加入,破开了这必死之局,将清涵救了出来。
他手中的紫色长剑,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晶莹剔透的剑身,宛如不朽的紫色神金铸就而成,通体神辉流转,千道紫光,万条瑞彩从中绽放而出。
更有一条紫色的大道神链,闪耀密密麻麻的符文,于晶莹的剑体中吞吐不定,哗啦啦作响。
“神剑初成,尚未染血,今日就用你们的血,给我的神剑开开刃吧。”叶天轻喝,一身杀气近乎沸腾。
“什么?这是一把神兵?”东岳道人猛地瞪大眼睛,牙齿都在打颤。
作为万古传承下来宗门的一宗之主,他自然之道神兵意味着什么。
神兵代表着极道,剑道的极致,兵道的极致,只有元婴及以上的大能才能炼成。
每一件神兵,都可以镇守一宗一国之气运,千年万年不朽。
虽然神兵之上还有传说中的仙兵,但是太玄乎其玄,万古至今在地球上从未出现过,以至于被认为不存在。
场中许多对神兵有耳闻的人,也是猛地一惊,瞳孔放光。
锵!
在无数人惊呆的目光中,叶天一剑立劈了出去,同时斩向三位血祖,竟然是要一剑三斩。
一挂紫色雷霆炼狱般的灼灼剑芒,伴着星河般的滔滔剑气,裂空而出,一直蔓延到千丈外。
一片天地在此刻,被凭空分开,一边像是璀璨的星空降临,另一边像是晴空大日高悬,炽盛夺目,蔚为壮观。
“逃!”第三血祖瞬间被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一声尖叫,连忙飞掠而出。
可是,他的身形骤然一滞,仿佛身在泥潭中一般,被困死住了,连动弹一下都困难。且越是挣扎,那股封禁之力越是强烈。
第五血祖和第六血祖同样也是如此,根本遁逃不了。
这是神剑的威压,领域的威压,便是凝丹,也抗衡不了。
方圆千丈虚空,剑光笼罩之处,都凝固住了,尽被汹涌的剑气充斥,如同结出了一片剑域。
“住手,你要是敢劈出这一剑,我定将你碎尸万段,诛灭你满门九族。”数千米外,第二血祖一声怒吼,拉出一道血色残影,飞掠而来。
第二血祖无比的惶恐,也无比的愤怒,动起来,像是一头人形暴龙,血气滔天,勇猛异常。
轰隆,轰隆!
随着他的脚步迈出,地面都在震动,长空也变得不稳定了。
一位金丹全力爆发,和是何等可怕的威势?
随手一击都堪比核爆,绝对的毁天灭地。
可是,叶天对第二血祖的呼喝声不闻不问,奋进全身的力气,一剑立斩而下,直劈向三位血祖。
剑光冷冽,剑气如啸,方圆千丈的空间,一瞬间尽被剑气充斥,化作一方剑域。
一把紫郢长剑,分化出千万道剑芒,每一道都凌厉无匹,全都在气机牵引之下,斩向三位血祖。
一瞬间,三位血祖就被千万道剑气淹没了,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只有凄厉的惨叫声传出。
再一瞬间过后,千万道剑芒从三位血祖身上掠过,三位血祖现出了身形,可是生机全都绝灭了。
哗啦!
一阵风过,仿佛灭霸打了一个响指,三位血祖纷纷化尘而去,从头到脚,寸寸崩塌。
只第二血祖,留下了一颗元丹,却也千疮百孔,暗淡无光。
这一刻,全世界一片死寂,无数观战者瞠目结舌,像是见到了鬼一样。
“这么强?”东岳道人瞳孔骤缩,下巴都要惊掉了。
“不愧是叶天人,从来不会让我们失望。”萧擎天哈哈大笑。
……
东方上下一片沸腾,比过年还要开心。
“高兴什么,我们还有三位金丹呢,不信少年魔王打得过。”有西方人士泼来冷水。
大战远没有结束,甚至可以说才刚开始,刚才只是在热身而已。
“你该死!”第二血祖像是一道血色的闪电冲来,飞掠之际,大地隆隆而鸣,虚空也变得不稳定了,探出一只大手镇压向叶天,霎时间风雷大作,战气汹涌如潮。
“滚!”叶天眼神斜睨,一声怒吼,回应他的也只有一拳。
一刹那间,叶天精气神合一,战意可裂苍穹,有一股气吞山河万里的气势汹涌而出。
轰!
他一拳轰出,黄金血气沸腾,五色雷光炸裂,磨盘大的拳头好似一轮神日,辉光万道,无比炫目,让人睁不开眼。
“区区地仙,竟敢和金丹拼拳头。”有西方的观战者冷笑。
许多东方的人同样也很忧心,毕竟两人差了一个大境界。
轰隆!
一瞬之后,两只拳头毫无悬念的碰撞在了一起,像是两个世界在碰撞一般,无与伦比的可怖,无穷的光照耀十方,天上的一朵朵大云崩碎,连虚空都像美玉一般在龟裂。
余劲化作可怕的冲击波,掀起百丈高的土石大浪,四面八方冲击而去,所过之处,连山岳都被刮掉厚厚一层,城区多不可数的房屋倒塌。
嗖!
翻飞的土石大浪中,一道身影像是炮弹一般飞了出去,不下十倍音速,一刹那间就飞到了十几里外。
也是巧合,正好撞到了开发区科学城那栋四百米高的摩天大楼上。
这次摩天大楼终于不支,被撞出一个前后通透的大窟窿后,突然崩塌。
“是谁飞出去了?”
无数观战者一脑门子的疑问。
其实从倒飞的方向看,大家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只是一时不敢相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