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af1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一品紅人 愛下-第577章 互相鼓勵推薦-ofn5y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
两人谈到这一环节,都不知往下怎么说。有些话,确实只能意会而不能说出口。
过一会,杨再新说,“王常委,明天我先不回县里。去医院看看书记。”
“好,要不要我同田仁权说一句?”
“没必要。田县这时候也知道县里的情况了吧。”
“应该知道了,他会有什么选择,确实不好说。”王平江并不忌讳地说出这样的话。
首席禁爱之诱宠小小妻
豪門利誘:拐個黑道總裁當老公
“各人有自己的选择、有自己的活法。”杨再新对田仁权在新书记到任后,有什么样的立场,虽然关心,但不敢预做判断。
不过,杨再新自然不在乎县里权力的更迭,主要是觉得章童俊这次病倒,是在履行工作职责中,遇上这样的意外。组织上这样对待有功于人民的人,在感情上确实没法接受。
可县里那边,周术保都到任了,也是没法改变的,而他也不可能改变什么。
如果,周术保突然到县里,是因为卫子扬看到新畦食品拿下金奖和银奖,有些担心自己超过他,那么,接下来周术保会对怀仁镇和自己肯定有诸多压力的。
自己在工作上,又不能不服从县里的意志。卫子扬很可能就盼望着自己用静静的柳河来搞事,或自己不顾一切同县委闹翻。
真正有做了,卫子扬就有更好的机会,抓住自己的错处,从而进行更厉害的打压。都不用等五年之后了。
融融
可卫子扬却不知到,当真他这样做,陈家这边怎么会容忍他们乱来?如果是堂堂正正地比拼,谁赢谁输都不是大问题,都是在为江上省尽力做工作。
主流是好的情况下,自己如果真输给卫子扬,陈家也不可能帮自己多少。
在县里和乡镇,自己该如何做工作,杨再新心里还是有数的。就像王平江所说那样,如果省里提前与市里、县里做工作,让人接替章童俊的工作,大家完全可接受。
因为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县,没有县委书记在岗位上掌控,那也可能出大问题。至少,市里省里不会放心。
光明与黑暗的先人 旭黎梦颖
如今,市里因为江华军发出不同的声音,连李善淮都不能直接否定,何况王平江还是副职,话语权更小。如果说,指望王平江来呵护自己,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也太为难王平江。
回到市里之后,估计王平江都难以自保,产业发展在柳河市还能不能大力推动起来,都还是一个问号。
好在这次在展销会上,拿到很不错的成绩,是的产业发展有了坚实的基础。想来,江华军也不可一口否定产业发展了吧。
李善淮书记确实不能直接干预正府这边的工作,但在重大决策上,确实有优势的。而他对柳河市的掌控力比较强,在大方向发展上,会支持产业发展。
杨再新觉得在车上有必要同王平江讨论,说,“王常委,既然江市长要搞引进企业这样的大动作,那你能不能将产业发展这一块担起来?各人负责一块,决策上即使有争议,那就比一比看效果吧。”
王平江微微摇头,随后又微微点头,说,“再新,我就算有这样的决心,但不一定有些这样的机会啊。如果,一提出来,江市长就完全否定,怎么办?”
“王常委,那你对产业发展有没有信心?如果有,那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柳河市各区县的农户在争取,不能因为所谓的路线问题,或职位服从关系就做出没有原则的退让。”
“再新,我也懂啊。不过,我们这时候讨论的,到市里后,未必情况就按照我们的意思去发展啊。”王平江有些苦着脸说,因为他直接与江华军对抗,明显处于劣势,即使有其他人支持,但最后江华军会不会一口否决?
副手反对正职的事情,体系里几乎没有,不仅风险大,上级也不准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至于那么悲观吧,”杨再新微笑地说,“王常委,我如今是头上两块大石头,都不担心。你才一块石板吧。”
“确实,你压力更大。再新,你还要做好思想准备,很可能市里、县里都会对你施压。”
“不怕,有王常委陪我一起扛啊。”杨再新显得轻松地说。
王平江手虚指着他,说,“还是你乐观,又有自信。”
天启传说 冬走
“明显是对地方建设有利的工作,有什么好担心?即使我们干部不去做产业发展的推动工作,仅仅是新畦食品做推动,我都坚信柳河市的人会听他们的。”杨再新明白,只要农户有钱赚,他们怎么会不做?
不辞冰雪为卿热 横波
市里引进优质的大企业当然是好事,可大企业的产业,与农户和乡镇发展,是彼此脱节的。
最强退伍兵
如此,真正要让地方富起来,要让农户增收,产业发展才是普众之路。
这样的道路,人们如何不做?
重生鑄夢 銀色紀念幣
王平江听他这样说,也是眼前一亮,说,“对的,我想,市里不管如何变化,吹什么风,我都与产业发展连在一起了。这是我的归宿,就不计较好坏了。”
“冲破阻力,自然会有更绚丽的风景。王常委,你还年轻,前途可期的。”杨再新笑着说。
王平江忍不住在杨再新身上拍了拍,说,“你才三十岁,跟我这个奔五的人说我年轻,这是什么意思?炫耀自己年轻,还是讽刺我老而无为?”
無限斯特拉托斯is
“王常委,我是说,你拼一把,就会在卡年限前,迈上一步,那不就天地宽了?”杨再新微笑地说。
对王平江而言,能够上前一步到正厅,也是他努力的终端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达到省里部级的级层,对比自身,只要达到目标,就是非常完美的结果。
“我也不抱什么期待,只要能够为自己心里所想,拼一把,哪怕失败了,心里也满足。”王平江说,“有时候,我多少有点羡慕张继光这个家伙。如今,他悠闲了啊。”
“王常委,我觉得啊,目前压力最大的,可能就是继光书记了。”杨再新说,“我们知道‘静静的柳河’有作用,他们肯定也知道。他们会怎么做,不难猜吧。所有说,继光书记的压力会很大,哪怕他退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