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qcy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天王殿 ptt-第五百零六章 天池聖地熱推-z5wts

天王殿
小說推薦天王殿
北蛮,天池山下。
唐金怒杀了西院大王克莱因,将他手中的时光夺了过来,当握住时光的时候,他也感受到了黑龙的强大,跟他手中的金旗都不相上下。
而这条黑龙,的确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那就是拥有着北蛮的气息,难怪楚天南当初说这条黑龙是北蛮的。
虽然他不知道克莱因是如何得到楚天南的兵器,但是现在已经落入他唐金手中,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只不过让陈剑和白云飞两人逃上圣山,让他心里十分的愤怒,好在得到时光,西院大王也因此死去,也算是弥补了一些损失。
至于他杀了西院大王这事,只要跟上面汇报说是西院大王自己为了抢功劳,不仅放走了白云飞,让他逃到圣山之上。
鼎镇九州 追梦之鼎
而他自己也因为滥用兵器,被兵魂吸光了所有力量而亡,根本就不会有人怀疑。
王爷床上是非多
唯一的人证,还有他带来的小妾,那女人早就发现情况不妙,而开始逃跑。
但是她来的时候是克莱因带着飞过来的,现在没有交通工具,哪里跑的过战神的速度。
唐金并不想做太过绝的事情,但是事情关乎到各自势力的利益,如果他心软将女子放走,到时候她去告发自己,单单是杀害西院大王这一事,都会让他满门抄斩。
在这弱肉强食的北蛮,不是他杀人,就是别人杀他,所以唐金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刀劈向了那女子。
一道黑色气焰从刀中飞出,那女子还来不及发出叫声,就被黑色气焰烧成了灰烬。
唐金收起时光和金旗,面色复杂地看着天池的方向,然后喃喃说道:“楚天南,这次算是我还给你了,他们两个之后怎么样,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唐金辨别了一下方向,朝着自己军队的方向踏空而去。
逃入天池圣地的陈剑两人,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在他们进入那个界限后,里面的景象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来一片荒芜的景象全都不见,除了一条山路,四周都是绿树成荫,烟雾缭绕的样子,仿佛人间仙境一般。
估计那块界碑就像一道结界一样,阻挡住了天池的真实面目,所以从外面看,这里依旧是一片荒芜之地。
陈剑咬着牙拖着白云飞快速向山上走去,因为他发现白云飞的气息越来越弱了。
但是白云飞之前说过,他是为了楚天南来北蛮寻找天池水的,而楚天南也是为了救一个重要的人,才需要天池水的。
誤入豪門:女人,別玩火
所以陈剑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天池水上,他平时都是不信天不信地的,但是这一刻他却开始默默地祈祷,希望老天可以保佑白云飞能够渡过此劫。
这一路上走的十分的顺利,虽然石碑上说这里是禁地,但是一路上并没有发现有其他的人影阻挠。
按上面说的,应该是只有神灵的召唤,才会有人来天池山。
陈剑可不信这一套说法,不过幸好没有人阻挡,这座山也并不是很高,陈剑驮着白云飞很快就抵达了山顶。
妃不从命,王爷靠边站
抵达山顶的时候,是一片平地,平地之后又是一片山崖围绕。
在这平地中央,果然有一个巨大的池水,上面更是烟雾缭绕,如同梦中仙境一般美丽。
兵珠三界域
陈剑大喜过望,他冲着白云飞喊道:“云飞!快醒醒!我们到达天池了!你不是说要为楚大哥取天池水吗,快醒醒!”
陈剑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上前,将白云飞轻轻地放了下来,在池塘边上,他没呼吸一次,都感觉到心旷神怡,身体好不舒爽。
衣錦還香 默溪
这可是让陈剑更加的确信,这个池水可能真的有起效,于是他用双手捧起一点池水,就要往白云飞嘴边倒,但是水几乎全都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但是陈剑还是不厌其烦的捧起池水给他喂下,可结果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陈剑有些恼怒地甩掉手中的水,忍不住仰天长啸,冲着天怒吼道:“特么的!老天你长没长眼啊!白家世代守卫华夏!你怎么可以让他们唯一的嫡系传人死在北蛮!”
吼完陈剑又搬起旁边的石头,狠狠地砸向池水之中,发泄心中的悲愤。
“小弟…你在咒谁死呢……”
陈剑本来还面目狰狞地举起一块大石头,当听到虚弱的声音传来,赶紧将石头丢进天池内,然后跑到白云飞的身边。
果然这小子微眯着眼睛,朝着他露出一脸贱笑,然后可能牵扯到伤口,嘶了一声脸都扭曲了。
陈剑急忙把他扶了起来,然后让他趴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之上,他激动地笑道:“这天池水是真的!救回你的命了,哈哈哈!”
说着他将自己的白衫撕下来一块,然后沾着水给白云飞清理伤口。
果然如他所猜想的那样,经过天池水的清洗,那些血渍被冲开,并且肌肉组织从最深处开始慢慢愈合。
就像无数条无形的细线,将裂开的口子,不断地拉扯到一起,并慢慢地愈合起来!
虽然速度慢了一点,但是按这个进度来看,等到晚上伤口就能愈合,至于能不能恢复行动能力,就不得而知了。
陈剑不断地给白云飞清理伤口,边清理边笑道:“哈哈哈,没有想到有这种好地方,以后如果打不过别人,就跑过来泡个澡,就能够直接痊愈,再出去打上一架!”
“对哦,来!我把你放到天池里去泡个澡!”
说着陈剑就要把白云飞扶到天池里,却被一脸黑线的白云飞给组织了:“我说大哥,我现在连动都不能动,你是打算让我进去溺水吗?”
陈剑尴尬地挠挠头大笑道:“哈哈哈,太激动了,本来我还以为你快死了,没考虑周全,哈哈哈。”
“等等!”陈剑收起了笑容,然后一脸严肃地说道:“你刚才好像叫我大哥了?”
白云飞嘴角一抽,这不过是形容词,陈剑居然给当真了,但是他可不承认自己是小弟,于是赶紧假装伤口疼痛,开始龇牙咧嘴地哀嚎起来。
陈剑指了指白云飞,继续给他清理伤口,等到清理完了以后,他就开始将衣服脱下。
虽然白云飞不能下水,他现在也是身受重伤,打算直接跳入天池泡个澡,说不定上来就痊愈了。
就在白云飞打算跳进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朦胧的水池中传来了过来。
“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