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5pi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樓乙-第三千一百四十四章 冷幽此人熱推-kjz3s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
楼乙开始着手他所谓的正事,此时的冷幽怕还不知道,楼乙拴住他的真正意图,对于楼乙而言,可怕的不是那些迷仙林涛的古怪气息,也不是那些披着树皮的怪人,更不是冷幽带来的那群黑衣人,可怕的恰恰是冷幽本身。
末世之星空毀滅 上課打電話
冷幽是天才,天赋异禀的绝顶天才,之所以这么说便是因为其天生天隐脉,所谓的隐脉便是通过探测等手段没办法推测其自身灵脉属性,一般寻常人可能出现单隐脉,也可能出现双隐脉。
但是再往上就几乎难以看到的,而天隐脉便是其中最顶尖的存在,就如同修士的各属性天脉一样,但是两者有着极大的区别。
具有五行脉的大多被称为废脉,想要提升灵脉层次,需要付出远比寻常人多得多的努力,非天生运势逆天者几乎难以做到。
分神 衷情反被衷情誤
楼乙自身便是后天五行灵脉,机缘加上运势逆天,令其在昆吾界强行将灵脉全部弄到了圆满,这已经是逆天之事了。
帝天 金子日記
但后天的大圆满与天生的天隐脉相比,还是完全不够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天生隐脉不可测,极易被当成废脉,也可能被当成废人,冷幽实力如此逆天,可想而知他自身的天赋是极强的。
韩娱之鉴宝专家 我幻我狂
隐脉不易察觉,若是不得开发利用,可能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但冷幽之父乃是冥杀宫的宫主,他的手段自然多得可怕。
隐脉也是暗杀者梦寐以求的灵脉,因为无法探测所以无法察觉,楼乙第一次被冷幽所杀的时候,便是再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死掉的,要不是昆吾之心护着心脉,太岁之体护着神,恐怕他便真的死去了。
乾坤 十年残
天隐脉便是五行不显,楼乙后来能够察觉到他,是因为小白传授给自己的吞灵诀,但是吞灵诀启用,要在提前知道对方出现的时候,不能时时刻刻开启。
冷幽的可怕楼乙是切身感受到的,这样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对手,若与其为敌,恐怕真的是要彻夜难寐,时刻都要担心突然小命就没了。
冷幽行为乖张,往往一言不合便会暴起杀人,这也令其自身极为危险,这样的人绝不可以成为敌人,楼乙是打从心底里这么认为的。
乱世玲珑劫
现在看着冷幽安静的待在不远处看着自己,令其精神大为放松下来,冷幽虽然乖张,但是答应下来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反悔的,这一点楼乙是极为欣赏的。
两人起了誓打了赌,那么他这边便没有后顾之忧了,楼乙收回全部精神力,吩咐卷青、小九还有丑丑保护好自己,便开始全神贯注的改造起了这株已经算是被毁掉的参天巨树。
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能够不用前往其他巨树,便能够让所有参天巨树上的阵法结界串联起来,当然他能看透这一切,还是之前在闻剑阁驻守的那株巨树,以及这株巨树上面所采用的阵法结界类型相同的缘故。
虽然因为驻守的势力不同,操控的法门不同,但是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只要他能够将现在的这株巨树,调配成高于其他阵法结界的中枢便好。
说白了就是将这株参天巨树变成周围所有巨树的阵法中心,这样凡是想要进攻其它的巨树,便要破开这株参天巨树的核心才行。
冷幽站在楼乙的不远处,看着对方全神贯注的忙碌着,他眼神出现了一丝迷茫,内心在问自己,为何对方能够如此信任自己,若是在这个时候自己出手的话,恐怕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其干掉。
仙渡之逆乱
但冷幽很快便将这个念头抛诸脑后,脸上露出冰冷之色,这很显然他连自己都厌恶上了,这家伙有的时候冷酷也冷得很有意思,这可能也是其吸引楼乙的原因之一。
冷幽对自己之前的想法很是气恼,于是便将身子转向了后方,却在这个时候,他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这股气息十分强大,冷幽浑身一凛,整个人就像是炸了毛一样的转过身去,双眼眼神在刹那间变得极为可怕。
但他以为的偷袭并没有出现,而楼乙仍是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对着那残破的阵法结界,冷幽狐疑的扫视四周,终于让他明白了那股力量的来源。
穿越之高陽公主
冷幽的视线里出现了许多个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符文,这些符文可与四周所有的符文皆不相同,与其说是不同,不如说是层次天壤之别。
在看到这些符文之时,冷幽的脑海中便浮现出了楼乙之前所展开的那个奇怪的井状护壁,因为那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很不同,尤其是那若隐若现在如砖头一样的块状结构上的符文,便令其感受到了特别强大的气息。
现在冷幽算是确信了一件事,他开口说道,“没想到你这家伙这些年倒也没有荒废,竟然掌握了真文符印!”
但楼乙却并没有回答他,他仍全神贯注的改造着此地的阵法结界,可能是刚才的力量惊动了那些黑衣人,于是乎不少黑衣人向着此地聚了过来。
贤妻有毒
斗锦堂
冷幽看着守在外面的那家伙的宠物们,知道它们不可能挡得下冥杀宫的这群精锐,于是便偷偷的动了手脚,将那些黑衣人都给赶走了。
然而他这么做的后果必然会令他带来的这些人遭受沉重的打击,但是冷幽根本不在乎这些,因为他痛恨这些人,即便这些人是他带来的。
冷幽是个十分情绪化的人,而其父却是个极度冷血之人,冷幽痛恨其父,甚至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但冷幽很清楚自己做不到,却又打从心底里不愿意顺从其父,于是便将仇恨转嫁给了他父亲的手下。
这也是为何每次出任务的时候,冥杀宫的那些修士,都要提心吊胆的缘故了,而他们的表里不一又如何能够瞒得过神经异常敏感的冷幽。
此消彼长之下,便可想而知冷幽对他们的感受了,而那些黑衣人永远也不会明白,冷幽冷峻弑杀的表面下,隐藏着一颗疲惫且脆弱的心,但即便他们明白了也无用。
因为自冷幽诞生以来,但凡是对其表现出关心的,无论是人还是别的什么,都会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以前冷幽不明白,以为是自己的错,后来他才知道,但凡是其在乎的,有依赖倾向之人,皆会被其父抹杀,他的父亲就是要让他变成一个杀戮机器,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甚至就算是冷幽想杀他也可以,只要他能够办到,这样的一个疯子且变态的父亲一直折磨着他,冷幽没有彻底疯掉,已经实属万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