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3zh都市言情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笔趣-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朕比你們都年輕-64um4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远处几个士兵抬着刘能的尸体走了过来,这个刘能和别人不一样,他是李煜的贴身内侍,现在却死在这里,让向伯玉有些担心。
“派人查查,刘能最近和宫外的谁接触过,以前朕根本不知道什么洛水双娇,就是刘能告诉朕的,而且朕的行踪,他知道的最清楚。”李煜面色阴沉,看着刘能的尸体,敌人出现的时间和地点实在是太巧了,巧的让李煜不得不怀疑这一切。
“是,臣立刻就派人去查。”向伯玉面色大变,若是刘能真的和这件事情有关系,那问题就大发了,敌人已经将密探安置在李煜身边,随时都有可能给李煜致命一击,这是向伯玉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盛宠有毒:总裁的绝密情人
“草民杨师道(荣镇川、欧阳逊、董萱、荣溪)拜见陛下,陛下万年无期。”杨师道等人来到李煜面前,拜倒在地,山呼万岁。
邪劍天下
“起来吧!”李煜面色平静,目光在董萱和荣溪身上一扫而过,双目中一丝惊艳一闪而过,两个女子,一个妩媚,一个清纯,难怪整个洛阳城的达官贵人们都被两个女子所吸引,李煜身边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能与之比肩的人很少。
不过,李煜也仅仅只是惊艳了一下,红颜祸水不就是这样的吗?若不是眼前的两个女子,这洛水之中岂会有这么多的死尸,也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因此而失去了顶梁柱。
仿佛是听出了李煜言语之中的冷漠,两女脸上的喜色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站起身来,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今日之事就是一个教训,没事的时候,少留恋一些,在家里多温书,日后也好成为朝廷的栋梁。”李煜扫了杨师道一眼,说道:“你杨氏族长现在还在监狱之中,你还有心思来这洛水之上,让朕说你什么好?”
“草民遵命。”杨师道俊脸一红,目光深处多了一些耻辱,这种感觉让他十分不爽,偏偏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低着头听着李煜的训斥。
“好了,你们也好自为之吧!”李煜扫了众人一眼,招呼昙宗等说道:“走吧!昙宗教头,朕中午设宴,诸位高僧就不要拒绝了。”
绝色医仙:迫嫁公主绝情帝
超級煉化者
“贫僧等遵旨。”昙宗等人不敢怠慢,和同来的御林军一起护卫着李煜回到皇宫中,至于身后的事情,自然是有洛阳令并着向伯玉等人安排。
言婚不言爱 十四妃
一场刺杀之后,整个洛阳城变得萧瑟了许多,街道上都没有什么人,哪里有前不久的繁华,李煜面色阴沉如水,周围的昙宗等人根本不敢说话。
大齡未婚
等到了皇城的时候,岑文本已经站在皇宫前等候了,他虽然面带微笑,但李煜还是从目光中看出了不满,一时间就是李煜自己都绝对的不好意思。
“先生,看看谁来了,昙宗将军,还有少林寺的高僧。”李煜从战马上跳了下来,哈哈大笑道:“这少林寺的高僧武艺高强啊!那些叛逆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十三根棍棒杀的敌人死伤无数,厉害啊!”
淡淡风
“陛下,臣这里倒是很好说话,但魏征那里就不一样了。”岑文本摇摇头,说道:“而且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危险,陛下白龙鱼服,这一旦要是出了事情,当如何是好?陛下,再这样的话,臣就要请陛下立太子了。”岑文本面色微微有些不好看。
“好,好。”李煜连连点头,脸上多了一些无奈,他是不喜欢立太子的,岑文本是知道的,这个时候岑文本建议立太子,由此可见,岑文本心中的怨气,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什么,面色差了起来。
“先生,你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吧!哼,朕就知道,你是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找朕的,能找到朕肯定是有是事情发生。”
“陛下圣明,臣佩服。”岑文本顿时苦笑道:“朝中的大臣们都建议册封太子,左右是秦郡王监国,又是皇后嫡子,可以为太子,以前这些人只是议论一番,上次陛下在辽东之事,大臣们开始有建议了,这次陛下再次遇险,臣断定,不久之后,就会有奏折呈上来。”
“这些人真是无所事事,没事多操心一下国事,这太子之事,是他们能考虑的吗?”李煜脚下的速度加快了许多,这个时代,有了皇帝,就有了皇后,然后就是太子,任何一个王朝都是如此,一直等到我大清的时候,这种情况才会得到改变。
李煜可以想象,只要没有太子出现,大夏王朝内部,将会不断有人上书,请立太子。这让李煜十分烦闷,难道自己没有定下规矩吗?
“陛下,太子也是国事,陛下虽然下了规矩,但任何时候,只要没有明诏,一切都是有可能改变的。陛下,您认为呢?”岑文本好不容易才跟上李煜的脚步,一边走一边说道。
“还真是有意思,朕看恐怕是这些人迫不及待的想寻找一个新的后台吧!”李煜忍不住冷笑道:“不要忘记了,朕还年轻的很呢!在朝堂之上,还有多少人比朕还年轻的?”
岑文本默然不语,有些事情,没有人说出来,并不代表着岑文本不知道,那些世家大族的想法,岑文本知道的清清楚楚,现在看来,这件事情不仅仅是自己知道,李煜也很清楚。
助咒为虐 绿豆刨冰
“陛下所言甚是。那些人只是痴心妄想而已。”岑文本还能说什么呢?李煜说的有道理,那些世家大族想的东西很多,可惜的是,李煜实在是太年轻了。
“还有查一下欧阳希夷的后人,还真是有钱。”李煜想到了什么,忍不住说道:“能够进入洛水彩船二层也就算了,一口气包了五天之久,百金在他眼里轻飘飘的好像是铜钱一样。这欧阳家得多有钱啊!这些钱是怎么来的?”
“欧阳希夷在士林之中有些名声,当年就是臣也曾经前往府上请教,在如今文坛之中,有不少人都受其恩惠,府上有些钱财也是很正常的。”岑文本迟疑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只是他的孙子,哼哼。”李煜冷哼了一声,然后就不再说话了,远处的徐妃已经闻讯飞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