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58v9笔下生花的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txt-第二百三十九章:惹火上身閲讀-lolor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南宫冥的声音从后面悠悠的响起:“轻舞忙好了吗?”
洛轻舞一抬头看到南宫冥在赵无言的身后,就欢快的跑过去拉着他的手。
“忙好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南宫冥摸了摸洛轻舞的脸颊,宠溺的声音道:“好。”
后面的赵无言耸了耸肩,双手放在脑后悠哉悠哉的跟在两人的身后。
等来到汽车旁,南宫冥将洛轻舞放在副座椅上。
转头自己进入驾驶室,赵无言走过来的时候,想要伸手去打开车门。
发现车门已经被南宫冥反锁了,对天翻了个大白眼,这死腹黑还真是小气。
伸手敲了敲车窗玻璃:“开门。”
南宫冥却转头,淡淡的斜睨了他一眼:“你自己开车回去吧。”
说完一脚油门就踩下去,快速的离开原地了,要不是赵无言让得快,恐怕脚都会被这车给压了。
我心悦泽 惜时zy
等到远离了洛轻舞才问道:“怎么不让他上来?”
南宫冥转过头宠溺的回答:“他晚上在镇上还有事情,说不定不回去了。”
“咦,那刚刚他不是叫你开门吗?”洛轻舞有些疑惑。
南宫冥一本正经的道:“他可能是有什么事情想要交代吧,但是我想要多陪陪你,不想要听他的破事。”
洛轻舞不疑有它,点了点头:“好吧。”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陈诺依已经在门口等待了。
看到洛轻舞从车上下来,快步走过来问道:“你这孩子怎么天黑了这么久才回来?”
“现在都是已经怀孕的人了,怎么能在外面逗留这么久呢?”
“走快进去,我和太婆给你做了爱吃的东西,这可不能饿坏了里面的小宝宝。”
洛轻舞转过头一脸生无可恋的向南宫冥求救,然而南宫冥却很善解人意的点头:“我觉得岳母大人说的对。”
好吧,是自己高估了这个家伙,一直以来由于前期,陈诺依对南宫冥意见很大,到后来同一也是很勉强。
好在南宫冥一直以来求生欲都很高,所以在这岳母大人面前还是很收敛自己的脾气。
当然原本是腹黑的他,在陈诺依的面前永远都是那无害又温和的模样。
走进门太婆就笑着道:“轻舞回来了,快点,到时候肚子里面的宝宝该饿了。”
诺青我表示自己已经在镇上吃过了,在看到这一桌好吃的时候,实在是有一点下不去嘴。
仙二代俗世生活錄 油條豆漿
“娘太婆下次我出去的话就不用给我准备吃的了,我在镇上都吃了。”
陈诺依却很不赞同:“你现在是两个人,哪能和一个人的时候一样,这晚上必须得吃好一点。”
“这样我的小外甥才能长得更健康。”
最终在几人的眼神逼视下洛轻舞,还是吃下了一碗饭,撑得她靠在椅背动都动不了。
等到陈诺伊和太婆去休息的时候,南宫明才将坐在椅子上的洛轻舞弯身抱起来。
抱着他往房间走,又准备了热水,这才走到床边,温柔的道:“娘子,水已经准备好了,快洗洗吧。”
洛轻舞半眯着眼睛,由于现在怀孕了,特别的能睡。
根本就睁不开眼,嘟嘟囔囔的撒娇:“夫君,我今天晚上就不洗了吧,好困啊。”
南宫冥看到他这样有些心疼,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那夫君帮你洗可好?”
洛轻舞现在很困,根本听不清南宫冥在说些什么,闭着眼睛胡乱的应道:“哦哦。”
看到她这样南宫冥勾唇笑了笑,弯身将床上躺着的洛轻舞抱起来,走到浴室中扒了个干净。
又轻轻的将小人儿放到浴池之中,自己穿着衣服抱着他,坐在浴池里。
轻轻的抚摸过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轻柔的一一洗干净。
但是南宫冥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定力,原本以为现在轻舞怀孕了,自己可以把控得住的。
想着吃不着总得摸得着,结果却没想到,刚进去没多久,他就觉得浑身燥热的厉害。
看着洛轻舞这完美的身材南宫冥,咽了咽口水,感觉喉咙干涩的厉害。
而就在他忍耐十分痛苦的时候,洛轻舞却换了一个动作,直接双手抱住了他的腰。
哪怕是睡着了洛轻舞,也依旧守在他身上,胡乱的摸着。
嘴还嘟嘟囔囔的嘀咕:“哇,夫君,你的腹肌好结实。”
“哇塞,胸肌也这么有型,我简直是太幸福了。”
南宫冥暗自咬牙,心中暗骂一句妖精,赶紧从里面起身起来将洛轻舞冲洗干净,然后又抱着洛轻舞出了浴室用浴巾将她包裹起来。
完事后又用毛巾将洛轻舞的头发全部擦拭的差不多。
战灵 错落
这才从床上起身,然而正起身的时候,发现这家伙的手居然一直握着自己。
这一下南宫冥脸都黑了,这小家伙真是撩死人不偿命。
原本想要花生成狼将她扑倒的,但是想着他肚子里还有宝宝,又害怕伤到洛轻舞。
只能轻轻的将他的手拉开,然后自己走进浴室洗了一个冷水澡,直到泡到这冷水中的时候南宫冥,才感觉浑身的燥热没那么难受了。
泡了半个时辰的冷水澡,才一身寒气的从里面走出来。
等身上稍微暖和了一些,才钻进被窝,江睡的很熟的小人儿抱在怀里面。
洛轻舞被南宫冥拦住的一瞬间有些不安稳,随后闻到这熟悉的味道,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双手环上南宫冥的腰靠在他的胸膛蹭了蹭,才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又睡了过去。
南宫冥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小人儿是那么的乖。
用脸蹭了蹭她的额头,最终在洛轻舞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轻柔的道:“娘子晚安。”
第二天洛轻舞一睁开眼睛,怎么感觉自己身上有些不对劲。
嘯傲仙穹
掀开薄被一看,发现自己身上空无一物,随后再看边上躺着的南宫冥,见他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洛轻舞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被扒光的,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有些遗憾的问南宫冥:“我们俩晚上不会是那个了吧?可是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见洛轻舞这一脸遗憾的样子,南宫冥忍不住逗他所以突然间把脸色一板,危险的靠近:“娘子这意思是昨天晚上为夫服侍的不够周到?竟然小到,让你感觉不到了吗?”
这危险的语气让洛轻舞心中就是咯噔一声,赶紧摇头否定。
“不不不,我知道我们家阿冥又大活又好,怎么可能呢?”
“只是我肯定是昨天晚上梦游了,所以今天想不起来而已,不如我们再尝试一下?”
说完就朝着南宫冥靠近,手还特别咸猪手的,在南宫冥的胸膛摸来摸去。
隔着这薄薄的里衣,摸着里面健硕的肌肉洛轻舞,满足的眯起了自己的眼。
然而南宫冥却无比的后悔自己没事了,怎么就招惹这小妖精呢?好不容易灭下去的火,这下却让这小妖精给挑起来了。
就连身子都有些僵硬,随后抓住她胡乱吃豆腐的小手。
“别乱动,不然我的定力在你这里会成为零,现在你有宝宝不要乱来。”
洛轻舞抬起头,可怜兮兮的道:“可是这看得着吃不着还不让摸,你这是要憋死我呀?”
南宫冥觉得自己就不应该招惹这个小妖精。
真当想要在说什么的时候,就见洛轻舞将手收了回去,还以为这小丫头是准备放过自己了。
然而却没想到洛轻舞往被窝里面一钻,正想要伸手将她抓出来的时候。
南宫冥猛的就愣住了,一张脸红得就像猴屁股一样。
暗自咬牙,恶狠狠的道:“洛轻舞你给我出来。”
正在里面玩得开心的洛轻舞,听到南宫冥这略带着低沉的声音,里面还夹杂着窘迫不安,还有隐忍。
原本是有些害怕的,但是就是起了玩闹的心思,死活不在被窝里面出来。
最终洛轻舞玩闹的结果就是被南宫冥吃干抹净。
直到她在床上躺着气喘吁吁的时候才一脸不满:“阿冥你这样会伤到我们宝宝的。”
南宫冥低头看着怀里的洛轻舞,见她一脸埋怨的模样,勾唇笑了。
“没事,反正我也没进去。”
想起刚刚的事情洛轻舞又害羞的躲到了被子里面,然而一躲到被子里面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又红着一张脸跑了出来,看到洛轻舞这窘迫的模样,南宫冥心情很好的笑了。
等到两人在床上腻歪够了,洛轻舞的肚子就咕噜噜叫了起来。
靠近妳的我 江沐
南宫冥这才想起来现在都快接近中午了,然而洛轻舞却什么都没吃。
赶紧起身将衣服穿好,伸手抚摸着洛轻舞的脸颊,温柔的道:“娘子你再休息一下,我去给你把吃的东西端进来。”
洛轻舞扬起甜甜的笑:“好,辛苦夫君了。”
等到南宫冥出去以后洛轻舞才在这边傻笑着,想起刚刚的事情,整个人脸都羞红了。
到外面的时候就看到陈诺依一脸不开心的看着自己,南宫冥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随后面部改色得道:“轻舞说他还想睡觉,所以我就多让她睡了一会儿。”
一旁坐在椅子上的赵无言,听到他这话嗤笑一声:“恐怕不是某些人**大发,所以轻舞才现在没起床吧?”
“难道你不知道怀孕的时候不能乱来吗?”
一听这话陈诺依脸色就更黑了:“阿冥你应该注意分寸。”
南宫冥温和的笑着点头:“岳母大人放心,我定是会注意分寸,不会乱来的,毕竟我与某些人经常去红楼,那肯定是不同有的人用下半身去思考,而我肯定是不会的。”
这话意有所指,让陈诺依一下转头看向边上的赵无言。
“你最近是不是又去红楼了?”
赵无言听得嘴角抽搐,赶紧解释:“没有婶婶,我早就不去那个地方了。”
陈诺依却不愿意放过他:“你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让我和你叔叔成天为你担心,你就不知道,赶紧找个媳妇儿安稳过日子吗?”
“也好,在现在我跟你叔叔还年轻,可以帮你带带孩子,这要以后再生我们自己都走不动了,还怎么带孩子呀?”
天才萌寶:爹地輕點媽咪疼 喜格格
“我跟你说这京城李家的姑娘不错,不如这次回京城的时候,我就带你去相看一二。”
恶魔禁制爱:蜜宠甜妻 安小彩
“你老大不晓得了,爷总不能就这么成天无所事事的闲着,以前是你们开店忙着婶婶就不说了,可是现在也没有开店忙,你就赶紧把你这婚姻大事给办了吧。”
“早日生个孩子,到时候跟轻舞家的可以结个娃娃亲。”
一想到这里陈诺依说的更加起劲了,而一旁的南宫冥对着赵无言勾了勾,嘴角扬了扬胜利的下巴。
转身去厨房端吃的了,留下赵无言一直在这里被陈诺依逮着说相看姑娘的事情。
最终在说的时候,他还正想着怎么逃跑,就见太婆也过来了。
一走过来的太婆和商氏,听到要给赵无言找媳妇儿,几人也来劲了,就拉着赵无延在那边说,这家姑娘如何,那家姑娘如何,这些年他们可是为赵无言筹备了不少的姑娘呢。
毕竟赵无言的长辈人缘好,如今突然间有时间提起这件事情了,又怎么可能让赵无言逃掉。
嗯,还是后来管家进来说店铺里面有事情,赵无言才灰溜溜的跑了。
泣歌行
戰神誅魔
同时也将这件事情寄到了南宫冥的头上,如果没有他的话,自己不可能被太婆她们抓着。
洛轻舞跟着南宫明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原本想要去跟陈诺伊他们打招呼的,却被南宫民拉着走了。
美其名曰:“现在是赵无言人生,关键的时候你不应该拒绝打扰,应该让他赶紧找个媳妇儿。”
“毕竟我们俩成天成双入对的,让他一个人担着也不好。”
于是洛轻舞和南宫明就悄咪咪地溜了出去,剩下赵无言在那边自己面对。
等到赵无言从家里面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人坐在洛氏集团的办公室里面那悠哉悠哉的模样。
一到南宫冥面前,赵无言就问道:“你干嘛把轻舞拉走?若是轻舞过去的话,太婆他们也不会一直拉着我。”
南宫冥抬起头,眯了眯眼:“我带着我娘子走,与你何干?”
一瞬间这房间里面的**味儿就特别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