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om精华都市小說 我真是練氣期啊笔趣-第九百五十一章 有那麼可怕嗎?讀書-bu16k

我真是練氣期啊
小說推薦我真是練氣期啊
阴司阎君皱眉看着花海。
隐约可见,里面似乎有着一些身影正在忙碌。
忙碌着……种花?
阴司阎君眉头微皱,揉了揉眼。
没错了,那些略显虚幻的灵体,的确是灵界才有的灵体。
“奇怪,灵界的灵体怎么会出现在这人间界?”
阴司阎君眉头微皱,但随即倒吸一口凉气,目光震撼的盯着那些灵体身后的一个少女。
少女修为并不高。
只有灵融期而已。
而且似乎还是最近刚刚突破到灵融期的。
甜蜜宠妻 杰范
但周身却带着一股股规则在流转,弥漫着恐怖的气息,仿佛她就是此地的主宰一般!
“这是……”阴司阎君脸色微变:“一界之主?”
“不,不对,就算是手握一界大印的一界之主,也不可能有如此规则之气加身。”
“就好像……她就是规则所化。”
“我明白了。”
阴司阎君看着那个少女,一字一顿道:“灵界大印……他就是当年那位灵界之主炼出的灵界大印之灵。”
阴司阎君此时有点懵逼。
灵界大印所化的少女,他也曾听说过。
也知道在万年之前,一位灵界之主曾经向五行仙人求取神物,将灵界大印炼出了印灵。
可问题是……
“为什么人间界会有这个东西?”
“难道,难道人间界已经打下了灵界?”
“没错,看那些灵界大佬的表情,似乎很痛苦,就像是被强迫着种花的一样……难道真的是人间界打下了灵界,把他们收成奴隶?”
医娘傲娇,无良病王斩桃花 幕雪0
“人间界,什么时候有这种实力了?”
“人间界可一向是万千世界中最弱的一个世界,妖界魔界不说,哪怕是灵界,也能秒杀人间界。如今诸天即将融合,人间界本该……”
“等等。”阴司阎君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诸天融合,似乎就是从人间界开始的。似乎是人间界有人推动了诸天融合。”
“莫非,”阴司阎君脸色煞白,声音颤抖道:“人间界已经准备一统诸天了吗?”
阴司阎君被自己这个想法,惊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实在是这太过匪夷所思。
人间界本是万千世界中最弱小的一个。
只因为诸天各有运转,才没有被其他的世界侵占,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而人间界现在竟然要一统诸天?
“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解释了。”
“此次诸天融合,是人间界推动的,总不会自取死路。”
“定然是有了强大的实力……我懂了!这些人类修士,果然是不可小觑啊,竟然已经暗中成长到了这个地步。都是猛男啊。”
阴司阎君深呼口气。
感觉一股庆幸。
人间界都这么猛了,准备一统诸天。
冥界这边还打算入侵人间界呢。
幸亏自己聪明,叛逃出了冥界。
阴司阎君平复了一下心情,乐呵呵的走到这些灵界大佬身旁:“忙着呢?”
那些灵界大佬看到这位浑身散发幽冥之气的阎君,都是心中一紧。
脸色骇然。
笑傲江湖我是令狐冲
但不知为何,阴司阎君总感觉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有些同情。
“快跑!”其中一个灵界大佬声音颤抖的提醒道。
“跑什么跑,”阴司阎君冷哼一声:“不就是被强迫种花吗?”
“能在如此灵力浓郁的地方,哪怕是种花,也胜过外界千年苦修。”
“我冥界阎君铁骨铮铮,岂会被这种手段吓跑?”
阴司阎君说着,也开始种花。
一旁的灵界大佬看到这一幕,脸色瞬间复杂起来,片刻之后忽然道:“晚了,晚了。你跑不掉了。”
“嗯?”阴司阎君一愣。
什么意思。
怎么好像是大难临头一样?
阴司阎君心中忽然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有人要打我们?”阴司阎君脸色紧张。
自己已经投靠了人间界。
难道人间界还有虐待俘虏这一说?
却见那位好心的灵界大佬摇了摇头:“那倒不是。”
阴司阎君松了口气:“那就好。”
毕竟自己不管怎么说也是冥界阎君,要是被人类虐待,那想想可太痛苦了。
“但,那是比挨打挨骂更要可怕的虐待。”那灵界大佬脸色惨白,几次欲言又止。
“虐待?”阴司阎君一愣,“怎么虐待?”
顿时间。
那灵界大佬仿佛会想起什么痛苦的记忆,整个人都快哭了,就连虚幻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不,不要再问我了……他们不打也不骂我们,他们给我们唱歌……”
“啊?”
阴司阎君一愣,看到这灵界大佬一脸惊恐的模样,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你们这些灵体,实在是太不堪了!”
“唱歌而已,又有什么虐待一说?”
“这明明是好事啊,是他们对我们表示欢迎啊!”
“不,那,那……”那灵界大佬哆哆嗦嗦。
“好了,不必再说了,我冥界阎君可不像你们这些灵体一样,连听到有人唱歌都害怕。”阴司阎君冷笑道。
“他们,他们来了!”那灵界大佬猛然抬头看去。
庶女狂凤 雪满楼
周围那些原本种花的灵界大佬,也纷纷脸色畏惧的抬头。
阴司阎君眉头微皱,好奇的向前方看去。
一声高昂的唢呐声,猛然传来!
十宗罪5
只见,数十个灵界大佬从花海深处走来,每个人手捧唢呐。
后面有人扛着棺材,跳着欢快的舞蹈!
而棺材里,音莫笑嘴角微笑。
“这出场方式,”冥界出身的阴司阎君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像有点怪怪的啊。”
就在下一刻。
音莫笑猛然从棺材中跳出,掠向花海深处。
天地异象展开,脚下瞬间出现了精美华丽的舞台。
灯光绚烂。
云雾弥漫。
五彩缤纷的照灯映在音莫笑身上那贴满亮片的衣服上,光彩夺目。
“还不错啊。”阴司阎君点点头,这演唱会看起来还有模有样的,就连冥界都没有这种场面。
真是不知道那些灵体一脸恐惧的模样是因为什么。
有那么可怕吗?
但随即。
阴司阎君知道为什么了。
最佳拍档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哎嘿哎嘿伊尔呦喂~”
一道粗犷的声音,响彻此地!
在这歌声下,眼前这些灵体,尽皆不受控制的开始身形崩溃,仿佛承受了莫大的痛苦。